【世界遺產】法國波爾多月亮港的浴火重生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很多人說到法國波爾多也會想起紅酒,然而波爾多亦被稱為「阿基坦的珍珠」,在歐洲也是赫赫有名的旅遊勝地,而月亮港更是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

說到波爾多的月亮港,很多人在裡面走著,總覺得月亮港大街小巷的建築風格很像巴黎,然後心中暗想:怎麼一個抄襲別人的城市,竟然可以名列世遺?錯了,不是波爾多抄襲巴黎,而是巴黎抄襲波爾多。波爾多千年來受運河的眷顧,吸引了大量遠洋巨輪在此進行貿易,為城市帶來了巨大的財富,富有的商人在河畔建起一座座氣派不凡的建築,而波爾多亦被稱為「阿基坦的珍珠」。及至18世紀,法國重建巴黎,在毫無懸念下,建築師自然向當時法國最漂亮的城市波爾多偷師了。


市中心的水鏡池是小朋友最愛的遊樂場

然而成也運河,敗也運河。由於運河能夠承載大型機械和物資,波爾多在後期慢慢變成了一座重工業城鎮。重工業帶來更多財富,自然也帶來更多的污染,由於當時政府只顧發展,沒有環保的概念,造成一系列的生態災難。自19世紀起,波爾多的居住環境急轉直下,成為了整個法國最骯髒的城市之一。汽車和工業的排放物把波爾多的建築物都染成觸目驚心的焦黑色,港口和河岸都是陣陣惡臭的污水,隨著環境污染加劇,越來越多人搬離波爾多,到處都是空置的破爛貨倉和房屋,「阿基坦的珍珠」被人譏諷為「阿基坦的黑珍珠」。


還沒完成清潔的教堂,一左一右形成強烈對比

隨著人口下降,廢城的警鐘終於驚醒了波爾多政府,於1995年法國總理兼波爾多市長亞蘭.朱佩(Alain Jupp𥌎)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大花金錢找來高壓水槍隊,把所有建築物重新洗刷。幸好前任市長們雖然財迷心竅,但始終沒有像香港政府那樣為了發展把一切舊建築都拆掉,當高壓水槍隊燃燒著大把大把的鈔票,挨家挨戶把建築物都清潔後,蒙塵的「阿基坦的珍珠」重新展露光潔華麗的一面,煥然一新的建築群重振兩百年前的雄偉與莊嚴。但這方法只是治標不治本,亞蘭.朱佩於是在市內進行嚴格交通管制,並以輕鐵取代大部份的交通工具。除此以外,還不顧當前經濟效益,一口氣把所有污煙瘴氣的貨櫃碼頭從月亮港掃走,取而代之的,是把河邊的土地還給市民,在城市的黃金地段建了一個巨型噴泉讓市民玩樂,整個河邊劃為行人專用區,並種滿不同種類的花草,綠化環境之餘,亦讓市民休憩野餐。


河邊的行人路種滿花草,為市民和遊客帶來詩情畫意的浪漫

更重要是的是,這種還地於民不是香港那種充滿商業味道的施捨,也不是把公共空間交給發展商「管理」的官商合作。波爾多政府把土地歸還給公眾的手法是平等的,這裡不只有文青和情侶喜愛的青草地、也不只有小孩和家長喜歡的嬉水噴泉,這裡還有一個花式單車及滑板訓練場。沒錯,在市中心最昂貴的地段之一,政府竟然建了不高檔也不優雅、大聲喧嘩的赤膊青年隨處可見的單車及滑板訓練場。起初我也難以理解,但當我靜靜觀看了一會,我看到年輕人自信的笑容、途人們看表演似的駐足觀賞和鼓掌,突然間,我明白了政府以民為本的重要性—文青是市民、小童家長是市民、需要發洩過多精力的年輕人也是市民,一個健康的社會,需要照顧各階層的需要,不能只建高爾夫球場去討好富豪。快樂的市民成為了這個城市最美麗的風景線,在2015年一個有關快樂的調查裡,法國人票選波爾多為「最想居住的城市」。


單車和滑板訓練場就是建在世遺之內,雖不能點綴風景,但可以潤澤民生

藍天、草地、快樂這些元素一文不值,也不能作為功積寫進任何一份施政報告,卻是人民的無價之寶。在短短十多年裡,人人爭著逃離的「阿基坦的黑珍珠」變成了一片人間樂土,廢城的危機解決了、城市亦由工業鎮變成旅遊熱點,並一舉拿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這個名號。這是波爾多「阿基坦的珍珠」的傳奇故事,當中很多地方也值得香港這顆「東方之珠」借鑒。


波爾多政府雖曾大力發展經濟,但許多古老建築還是被保留下來

採訪:倫敦人妻先生手記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1101/20200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