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茶唔老土】台灣80後擺攤推銷普洱 改名「水屋茶」受歡迎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說起茶舍,大家的印象總留在傳統老人家坐在木椅上,端上一杯杯入口也搞不清味道的茶。台灣卻有一位被朋友公認為「大笑姑婆」的80後女生,不當社工接手家族普洱茶業生意,她就是邱子耘。

邱子耘:「當社工這件事已經在我的清單上打勾了。」香港人愛在職位上論資排輩,在某行業待得越久,才算「投資」得越有價值,但邱子耘卻清楚自己心態,不當社工是希望保留對社工工作的最開心印象,而跳進茶業的最大原因,是因為她對爸爸的堅持產生好奇,「我爸爸去大陸15年,你看不到以後會怎麼樣的,但他卻堅持下來。」初哥走進老派茶業,她選擇主動出擊,台灣市集風氣盛行,大笑姑婆與團隊熱情的走進不同市集,彷佛向年青人說茶葉也可以很年輕,但大眾反應卻誠實地說此著行不通。「我一開始都很熱血喔,『姐姐我們來喝茶,逛街逛累了來喝喝茶!』的叫。」她記得那位客人最終皺着眉,說不愛茶的臭味,頭也不回就走了。


邱子耘經營的士褔普洱宜蘭門市。


邱子耘憶述最感動一刻,就是父親向客人說她是老闆,有種被承認的感覺。


邱子耘到雲林的普洱茶園採購茶葉。(受訪者提供)

她之後更改推銷方式,在字眼上完全不提及「普洱」二字。普洱有分生茶和熟茶,子耘把生茶命名「人木茶」,強調是工人在茶樹上擇下來的。生茶經自然發酵,需更長年期才能成為一杯有風味的茶;而熟茶則經渥堆程序快速發酵,所以就將「渥」字左右拆開,命名為「水屋茶」,她說:「這反而接受度超高的。」接手家族普洱茶業生意三年,子耘把暫時工作最難忘的瞬間也留給父親,「就是蠻感動的吧!」她記得父親在她第一次擺市集的時候就到場支持,更向客人說:「這(子耘)是我老闆,她是我老闆。」除開心,也是一種被父親承認的感覺。


邱子耘父親(左)與子耘(右)


邱子耘在不同市集擺攤。

士褔普洱
宜蘭縣礁溪鄉礁溪路4段103號

採訪、拍攝:何卓謙(Facebook專頁:步遊台灣—港仔的圖文之旅)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1229/20258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