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後花園格魯吉亞

【旅遊籽:浪迹遊蹤】傳說上帝給各族子民分封土地時,格魯吉亞(Georgia)人因醉酒酣睡而姍姍來遲。等到他們趕來,土地已分得乾淨。但隨遇而安的格魯吉亞人毫不介意,反而邀請上帝對酒當歌,最終上帝將留給自己的土地也拱手相讓。

遊格魯吉亞得學會這種隨遇而安的態度。在這個位處高加索山脈的國家不愁寂寞,四處都是優美風景,她甚至曾被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評為世上最漂亮的國家。要窺探格魯吉亞的真貌,得花點力氣走遠一點,我的飛機凌晨抵達首都第比利斯(Tbilisi),隨即參加翌日一早出發的上山團。我們開車攀上全國第三大高、海拔5,033米的卡茲別克山(Mount Kazbek),以為早上一場大雨壞了景色,誰知山谷反而飄起裊裊霧氣,地上長滿鮮黃油菜花,彩色小屋爬在山巒上,淙淙河水穿插其間。同行朋友讚嘆這兒的風景媲美瑞士,但我想,論歷史文化之深厚,這兒又豈是瑞士可比?
我們沿着又斜又滑的泥路爬了一小時,抵達山頂的十字石碑。石碑之後就是建於15世紀、屬東正教的聖三一教堂(Tsminda Sameba Church)。聖三一指的是聖父、聖子和聖靈三位一體。格魯吉亞自4世紀以基督教立國,是世上第二古老的基督國家,只僅次於鄰國亞美尼亞。聖三一教堂環繞着古樸圍牆,我們跨過圍牆置身教堂前地,方發現自己獨立於開闊山谷中的奇峯之上,四周盡是巍峨孤高的雪山。難怪格魯吉亞於18世紀戰亂時,大量珍貴文物移師這兒避難,也只有如此偏遠寂靜的聖地,才能將古老的基督教保存至今。
建於14世紀的Ananuri堡壘是唯一建於湖邊的堡壘,座落於青葱山谷之中。堡壘守護着兩座有400年歷史的教堂,虔誠的東正教教徒靜靜地參與彌撒,牆上有幅日漸褪色的《最後的審判》壁畫,壁畫之下坐着一個小女孩,凝神基督像前微弱搖曳的蠟光。

農家作客吃午餐 嚐自家釀紅酒

格魯吉亞幾乎每個景點都跟基督教有關,我雖是非教徒也聽得津津有味。傳說一位猶太人從耶路撒冷把耶穌聖袍帶到古城姆茨赫塔(Mtskheta)埋葬。5世紀時,國王宣佈要在鎮上興建教堂,埋葬聖袍之地居然一夜長出七棵筆直健壯的杉樹,成為主教座堂(Svetitskhoveli Cathedral)的樁柱。跟大主教堂遙遙相對的十字修道院(Jvari Church)至今有1,500年歷史,是全國最神聖的地方。公元4世紀,格魯吉亞國王在山上樹立一個十字架,後人再在這個十字架上興建一座教堂。陽光從天花的大洞灑進教堂,把十字架照得發亮,禱告聲在半空縈繞,連我這個非教徒也為之動容。
格魯吉亞既有「上帝後花園」的綽號,自然陽光充沛、土壤肥沃。全球共有2,000個葡萄品種,有四分一就來自格魯吉亞。這些葡萄園集中在東南部,幾乎各家各戶都自製葡萄酒,但給醇厚意大利紅酒寵壞的我,只嫌格魯吉亞酒質地單薄,只像有點酒精的提子汁。聽說中亞之地以肉為主食,但格魯吉亞卻是素食者的天堂。這兒的本地旅行團都有參觀葡萄園的行程,還會在本地農家品酒兼吃午餐。我們跟着導遊走進一戶農家,小孩在門外嬉戲,媽媽以自家釀的紅酒招待客人,自家種的番茄和青瓜鮮嫩多汁,烤茄子捲着合桃和蒜磨成的醬,令我欲罷不能。

攀洞穴修道院 睇《最後的晚餐》壁畫

我最喜歡的景點是大衛加雷哈修道院(Davit Gareja),這個建於山脊的修道院群由百多個山洞組成。最古老的Lavra修道院於6世紀築成,從花崗石雕出三層洞穴,至今仍有修士居住,不過遊客不能進入。我們爬山去發掘其他修道院,這條山路又斜又滑,手掌般大的烏龜藏身草中,蝴蝶在我們腳邊飛撲開路,蜥蜴被我們的聲音嚇怕速逃。終於爬上山脊之巔,一邊俯瞰格魯吉亞的青葱山丘,另一邊遠眺阿塞拜疆的無際平原。山脊另一邊的修道院Udabno是從懸崖上雕出許多洞穴,裏面有10至13世紀的壁畫。我們有時迷路,有時幾乎滑倒,有時要手腳並用爬進洞內,最後終於發現某個洞穴裏清晰可見的壁畫《最後的晚餐》。中國的敦煌,以山洞壁畫繪出佛經故事;中亞的敦煌,也以山洞壁畫繪出耶穌事迹。
格魯吉亞得天獨厚的資源引來鄰國俄羅斯垂涎,俄國三番四次佔領格魯吉亞的邊境省分阿布哈茲(Abkhazia),還封鎖人家的對外陸路交通。但勢孤力弱的格魯吉亞從不向強權屈膝,今年8月普京到訪,阿布哈茲公開譴責。當年耶穌反抗羅馬暴政,今天格魯吉亞也挺身對抗俄國霸權,不知香港那些甘於向中共獻媚的所謂牧者,幾時願意跟大衛並肩對抗歌利亞。


有300年歷史的Ananuri堡壘古樸盎然。




主教座堂的壁畫令人目不暇給。


車子駛往十字修道院,沿途風光秀麗。


十字修道院象徵格魯吉亞以基督教立國,極之神聖。


我們在本地農家吃午餐,由蔬菜到紅酒都是自家製。


農家小孩在門外嬉戲,後來才跟我們交談。


格魯吉亞製造許多葡萄酒,但因被俄羅斯封鎖部份陸路交通而難以出口。


大衛加雷哈修道院在格魯吉亞山脊,眼前遠眺阿塞拜疆的平原。


大衛加雷哈修道院是格魯吉亞首屈一指的古蹟。


Lavra是由花崗岩鑿出三層的修道院。


要爬進Udabno修道院洞穴才發現這幅《最後的晚餐》。


這些壁畫隱藏在懸崖上的洞穴,人們要爬進去觀賞。


往卡茲別克山的路途,令人以為置身瑞士。



第比利斯的流動咖啡座十分趣致。

Travel Memo

機票:卡塔爾航空經多哈往第比利斯的來回機票,價錢連稅約6,000港元。
簽證:持BNO不用簽證,特區護照可在網上申請簽證,費用約157港元,網址:https://www.evisa.gov.ge/GeoVisa/ 。
滙率:格魯吉亞的貨幣為拉利(Georgian Lari),100拉利約兌316港元。

採訪、攝影:呂珠玲
編輯:翟純恩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929/20166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