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導演辦導賞團 尋覓青衣社區寶藏

(文章來源:果籽)總覺得青衣只剩住宅與商場,悶氣瀰漫無眼睇。七十後劇場導演徐兆康住在青衣24年,從來認為這裏平平無奇,最近成立社區組織辦導賞團,才發現家居附近有七十年代建成安置漁民的村落、三十年代盛行的天體泳灘,還有疑似鬧鬼的「鬼仔湖」。社區故事有如寶藏,有待大家發掘。

 

「青衣有乜變化?住咗廿四年都唔會留意,覺得佢係個『睡房城』,只得好多住宅,居民瞓醒就返工,唔覺得佢有過去。」阿康住在偉景花園,多年來如常生活,直至最近跟街坊成立社區組織「青衣島民」,才對這個睡房城產生好奇。為了籌備本月導賞團,查證歷史,他突然發現家中附近一座小山丘,有個安置漁民的村落──聖保祿村。青衣除了命名可能跟魚有關,連命脈都跟漁業息息相關。

今日青衣城商場所在位置,昔日是個天然小港灣,戰前漁民主要把船隻停泊在荃灣或葵涌,填海後便停於青衣門仔塘,但漁船沒足夠位置給漁民居住,聖保祿村於1973年建成,容納約300人,只需繳交低廉費用,但不可租或賣單位給第三者。這裏本由明愛管理,後來村民自行組成合作社,管理這條環境清幽的小村,村民大部份一把年紀。「這條村依山而建,公公婆婆要行樓梯上落,其實幾辛苦,但住喺度無得揀。」阿康說,健談的他跟村民打開話匣子,有如家常便飯,這天便跟八十多歲的黃婆婆傾談。關於青衣歷史,網上及書本記載不算多,他努力記錄這些口述歷史,「好多村落因重建及填海搬走了,因此古仔石沉大海,好彩搵到村民分享,要嗒真啲先feel到青衣嘅古仔。」

聖保祿村1972年建成,依山而建,樓梯有點陡,年長的居民需緩緩上梯。

健談的阿康容易跟村民聊天,八十多歲的黃婆婆說自己有14個子女,部份住在這裏。

聖保祿村跟青衣城只是一街之隔,村內環境清幽。

 

鑊底灣天體沙灘 裸泳情景不復再

青衣這小島,以前搵個靚海灘唔難,點知仲有個消失的天體沙灘,位於鑊底灣,八九十後聽到一頭霧水,驚訝O嘴,阿康發現原來隱沒於觀光客聚腳點──青嶼幹線觀景台下,他曾經費力尋找它僅餘的痕迹,可惜只找到一條充滿垃圾的小路,憑昔日報道,想像泳客光脫脫景象。三十年代立陶宛商人連伯氏(Lam Part)在港成立裸體運動協會,當初於沙田香粉寮城門河畔辦剝光豬gathering,羅致婦女參加困難重重,直至有數名熱心裸運的婦人加入,當中包括俄羅斯及英國人,令協會生色不少。

話說當年有位記者有幸被邀去香粉寮宿一宵,發現會員甫到便去更衣室剝光豬,在室內食煙、睇報紙,或者游水、曬日光浴,世俗眼光,who cares?食飯一樣肉帛相見。飽暖思淫慾,想同美女共享睡床?咪使旨意,除夫婦外一律分房,他們不定期聚會,就係唔想花生友發現。後來政府修建城門水塘,香粉寮被改建,加上盧溝橋事變,連伯氏另覓水清沙幼、人迹罕至的青衣鑊底灣繼續活動,估計大同小異。不過前往鑊底灣甚困難,他便用遊艇載會員前往,全盛時期,會員超過20人,大部份以男性為主,女士少之有少,多為男會員同伴。由於是私人地方,他們懶理村民投訴,無拘無束游水。不久日軍侵港,私人遊艇在戰亂中遺失。六十年代,連伯氏在赴宴途中暴斃,享年71歲,天體營從此成絕響,現在只好登上青嶼幹線觀景台,幻想昔日有人裸體游泳的情景。阿康亦有點感觸,不是因為天體營消失,而是海洋生態已不復當年好。

前往青嶼幹線觀景台,須於港鐵青衣站乘308M小巴。

 

鬼仔湖有幾詭異?

青衣有個詭異「鬼仔湖」?很多人抱獵奇心態看待這網上傳聞,阿康為了解社區,不放過任何線索。他翻查網頁資料,這地方已消失,他八卦再問附近村民,得知當時只有三分二的範圍被填平,現剩一個小潭,位於青衣西路花園,是寮肚村居民回家必經之路,河水仍舊清澈,究竟有乜得人驚?阿康總結了一些傳聞,「從前住喺附近既小朋友嚟捉蟹捉魚,部份人失足淹死,自此有人話呢度有隻鬼手拉你落水。」當然仲有女鬼洗衫、燒烤人士燒出女鬼身影等傳聞,再講怕大家打冷震!阿康膽識過人,之前帶朋友來夜探鬼仔湖,沒有靈異經歷,其他人卻心慌慌不停嗌走。阿康提到村民指近十年再沒有意外發生,大家跟團大可放心。

鬼仔湖毫不陰森恐怖,水質清澈,昔日居民愛在此嬉水不足為奇。

七十年代青衣門仔塘,本是避風塘,後來填海,今日的青衣城商場亦是昔日門仔塘的一部份。
(政府新聞處圖片)

 

 

青衣其他好去處

青衣公園秋季有落羽松紅葉,吸引不少攝友影相。

青衣居民為了慶祝真君大帝寶誕,便搭建戲棚及擺夜市。

青衣西北公園是一個看日落的好地方。(攝影:Jimmy Lam)

 

居民心聲

Kaman:「唔怕去鬼仔湖,都係個湖啫,迷信嘅人先怕鬼。」

廖生:「記得呢度有個無上裝天體營,未聽過有鬼仔湖,我都想去見識吓。」

導賞團資料查詢:

facebook:青衣島民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408/19983051 

撰文: 梁慧琳 

圖片: 張志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