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度做義工,誰幫了誰?

(文章來源:義遊 Voltra)做了十多二十年的背包客,慢慢地對旅遊的意義有了不同的定位,以往追趕跑跳碰,每每把旅程排得喘不過氣來,目的地明信片式地拍照,我已沒動力了,漸漸地也演變出自己的風格來。

體驗,由此出發

去年十一月,我把印北山區的三星期工作營,插入了我流浪印度三個月的自選行程中,十一月的Dharamasala, 已經開始踏入冬季,天氣早晚有點凉。工作營內十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他們都很年青,由二十到三十多歲,對於我這位超齡義工,幸好很快便磨合好了。

我們每天早上在旅館前面空地做做熱身,便浩浩蕩蕩出發到十多分鐘路程的小學去,這間小學有幾十位學生,但就一個洗手間都沒有,我們這個工作營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為這間小學將要興建的洗手間做前期工作,掘出一個約十呎乘六呎的地基出來,這裡沒有電動工具,有的是我們耕田用的泥拔及鐵鏟,我們每天就用這原始的工具把堅硬的泥土拔鬆鎈走, 對於來自都市的義工們,這真是一項體力勞動, 兩星期中,我們已先後多人雙手磨出水泡來,兩星期後,我們終於掘出了一個約五尺深的地基出來,也把掘出來的泥土填平了操場。

對於完成這個地基,大家都很滿意,我們每日晚飯後都會有日會檢討進度,安排工作等等,到了最後一晚,我們更要說出自己這兩星期的感受,大家不約而同地說能幫了他們感覺很捧啊,有些更說如果工具先進些,我們可以為他們做得更多更多,也可以加速完工,幫到他們什麼什麼等等,當時我在想,是我們幫助他們嗎?還是剛好相反,是他們來幫助我們認識更多的自已嗎?最後我用以下一段作為我這兩星期的總結:在這些所謂落後國家,他們興建一個厠所可以是兩星期,兩個月,甚至兩年,我們做的其實他們也能做,他們讓我們參與,只是分享曾一起努力並完成的樂趣,對我而言,我慶幸我曾參與其中,感受過勞動與汗水,還有天真小孩的熱情,讓我發現另一面的自己,為自己的生命帶來一點回憶和意義。

~完~

因回程在西藏發生了點政治問題,所有相片沒收了,除了腦海中的回憶,就只有這一段由其中一個義工做的紀錄了。

圖:Nithiclicks@flickr
文:JadEsprit@Be The Change 義遊徵文比賽參賽作品

圖/文: 義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