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列車啟航 腳底下的天空之城

(文章來源:果籽)馬丘比丘(Machu Picchu),秘魯南部的天空之城。那湮滅了的印加文明,一直令人神往。美國探險家Hiram Bingham於1911年在山區農夫引領下,發現這個就連西班牙人侵略印加帝國時也沒有發現的山中遺城,幾近完整無缺卻又人去樓空的廢墟。我從秘魯的南方城市、昔日印加王朝的首都庫斯科(Cusco),坐上一列以Hiram Bingham命名的豪華仿古列車,隨着列車開動的搖晃節奏,由身處的廿一世紀,慢慢神馳回到上世紀20年代,再重回那個如煙消散的印加文明國度。

 

我要坐的列車停泊在距離庫斯科市中心約二十分鐘車程的Poroy火車站,那個專開往失落印加帝國的月台上。走進車站大堂已傳來由秘魯笛子、結他合奏的傳統樂曲,婉雅的笛子如在訴說從前往事。月台上墨藍色的仿古列車準備開出,門前西裝筆挺的年輕小子端來了香檳說:「歡迎登上Belmond Hiram Bingham馬丘比丘列車。」看着香檳小汽泡在冒升,啖着那清香雅致,耳畔的印加音樂和眼前的舞蹈,感覺有點奇幻。這程列車,是由Belmond集團與PeruRail合營,被視為往來庫斯科與馬丘比丘之間最豪華的客運快線。Belmond是1999年重整的酒店集團,跟全球著名的東方快車同屬一個搖籃,將東方快車的夢幻華麗和印加文明的神秘結合在一起。參照上世紀二十年代普爾曼列車風格設計,那時正是Hiram Bingham將馬丘比丘重現人前的年代。遊客們可以帶上他們的行李,由庫斯科坐到馬丘比丘及下榻,也可以像我一樣,早車去、晚車返,花一天來回馬丘比丘。

在古城內日間自由放牧的羊駝,常成為遊客的驚喜。

未上火車之前先來呷一杯香檳,感受乘坐古董火車的華貴氣息。

Walter是我們這程列車隨行的導遊,同行朋友說他型格像胡楓。

 

高山反應 喝穆納茶紓緩

從庫斯科到馬丘比丘的車程只需要三個半小時,故四卡列車並沒有設卧卡,其中兩卡為餐卡,一卡屬於酒吧式開放觀景卡,最前的則屬車頭控制卡兼廚房。每程列車的座上客,車票價錢早已包括三道菜午餐或晚餐、酒吧內的雞尾酒和小吃,還有車上樂隊演出。

列車徐徐開出,我先點來了一杯秘魯當地人愛喝的傳統穆納茶(muna tea)寧神放鬆,看着眼前景色一路往後退。在起程站庫斯科,海拔高達3,400米,偶爾會出現高山反應,當地人總教我們來喝杯當地的藥草茶古柯茶(coca tea)或穆納茶來紓緩。前者如咖啡,有提神醒腦的興奮作用,後者則有點像薄荷茶帶着淡淡清香,兩者都對高原反應有紓緩之效,而我則更鍾情後者。車子開了一段短時間,在午餐還未開始之前,我像其他乘客一樣,走到車尾觀景卡去聽音樂。「Trio Sabor& Sentimiento」是列車僱來的庫斯科樂隊,取名「味道與感覺三重奏」,最擅長將印加音樂融合現代樂曲。愛搞氣氛的三名隊員問乘客來自那個地方,知道我們從香港來後,即奏出一曲帶着拉丁美洲節奏的《甜蜜蜜》。要知道,秘魯和中國人淵源深厚,小鄧的歌曲對一些秘魯人來說並不陌生。聽聽音樂加上三道菜的午餐,呷完一杯餐後秘魯咖啡,車子就差不多到達馬丘比丘,三個半小時之旅轉眼就過。

坐上這列車由庫斯科前往馬丘比丘,另一最大特色就是配套。車票早已包括由火車站來回馬丘比丘的巴士,到埗亦有專人帶到巴士等候區。到達馬丘比丘後,古城入場門票亦已準備好,還備有專業導遊負責講解。要知道,到馬丘比丘不找導遊,只為拍照打卡,是一件天大浪費的事情,蓋因在這古城石頭與石頭之間的故事,才是這裏最引人入勝之處。

我們的導遊Walter是Belmond集團專門僱用的庫斯科土生秘魯人嚮導,已過花甲之齡卻有着荷李活老牌影星的風雅。原來老先生年輕時是位教師,曾到日本和美國定居,一口流利而清晰的英語不在話下,諳日語的話也可以斗膽挑戰他居旅日本八年的日語會話。幾十年來,Walter帶着無數遊客到馬丘比丘,這裏就如他家一樣熟悉。他會帶我們到最美的山頭看馬丘比丘全景,也會巧妙地暗暗規劃路線,既能避過與其他導遊同場講解,又不走回頭路順着山勢完整地走一圈。

開車之前在月台有一場歌舞表演,甚至歡迎遊客加入一齊跳。

Belmond Hiram Bingham是秘魯最豪華觀光列車之一。

列車按上世紀初的普爾曼風格設計,載客位置全部均為餐卡。

Trio Sabor& Sentimiento為車上駐場樂隊,投入演出之餘也會搞氣氛。

列車上附有三道菜的午餐或晚餐,餐單早已設定好,如有特別飲食要求可預先提出。

穆納茶有寧神之效,為我最愛的地道飲料。

 

建築設計精妙 地震不倒

我慶幸這是我第二次到馬丘比丘,聽過Walter的講解更將我對印加文明的故事了解得更圓滿。這個據說只有約750人居住的小城,是一個集宗教、生活和開墾耕作的地方。「你看看這條長廊,遠處看到古印加人的梯田,兩邊及前後的石壁,堆砌精密度截然不同,比較粗糙的石屋是平民的房子,而明顯地以一塊塊平滑大石建成的是祭司的家。」Walter說,古印加人對宗教十分虔誠,他們會耗盡時間和技術將巨大石頭磨得平滑,並設計了難以動搖的榫位來建造各種宗教用場所,即使遇上地震天災,建築可以恒久不倒;同時,平民的房屋牆壁都是向內微微傾斜,即使遇上地震倒塌,也不會禍及街外人。
而最令我驚嘆的,是寺廟建築中裝嵌得天衣無縫的石牆和那些以一塊石頭磨得平滑的古墓石級。古印加人對石頭極速加工有超高的技術,甚至現代人亦無從拆解。古印加人同時都是出色的天文學家,如在馬丘比丘,那塊標示冬至的栓日石、在地上用石頭琢成,當注了水便變成觀測天文的鏡子,以及那塊能準確標示南十字星的巨型石頭,都展示了古人智慧。至於馬丘比丘城內唯一一間有廁所的房屋、那些用來扣押犯人的監嶽和吊罰囚犯的石裝置等,還是等各位自行來細味當中的故事。走在馬丘比丘石頭之間,還不時出現驚喜,日間自由放牧的羊駝隨時出現在面前,開心過在主題樂園見到吉祥物。
遊過馬丘比丘,在古城入口前的Belmond Sanctuary Lodge Hotel早有一頓下午茶自助餐在恭候,這亦是火車乘客的免費福利。逛足半天,來一頓茶點後,帶住美好的心情坐上火車回庫斯科。搖晃的車上,我這次點來一杯秘魯酒精特飲Pisco Sour,以微醺將這在秘魯的華麗曼妙回憶在腦海慢慢陳釀。

相信是皇室古墓裏的石梯級,原塊大石平滑琢磨是重點。

這是古城內其中一塊天文石,在冬至時會神奇地呈現一道三角形的光影。

令我最驚嘆的是這些連A4紙都插不入的石頭嵌入位,特別用於古印加的宗教場所。

其中一條街道長廊,得見不同居民的房屋建築,左邊是祭司的,右邊是民居用。

這個據考究為採石場的地方,揭露了古時印加人如何利用木頭加水的膨脹力將巨石破開,用來建城。

不少建築都出現這些磨得平滑的石孔,以古人的技術來說實在高超,據估計其中一個用途是吊起物件。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前往秘魯均毋須簽證。
航班:香港現時並無直航機前往秘魯,可乘美國航空(American Airlines)先直飛美國達拉斯(Dallas),再轉到秘魯首都利馬(Lima),全程約20小時。經濟艙票價由HK$10,690起(未連稅)。

Belmond Hiram Bingham列車查詢:

http://www.belmond.com
注意事項:庫斯科海拔約3,400米,不少人到埗均會出現高山反應,在當地宜放慢腳步,預留時間休息,行程不宜太趕。馬丘比丘海拔則降至2,400米,極少出現高山反應,惟遊古城全程均需徒步,宜穿輕便及行山裝束。

酒店的糕點出色,其中以秘魯盛產的紫粟米做的蛋糕為我所喜愛。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1212/19860332 

圖/文: 卓文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