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還愛手寫 一筆做50年 一筆賣過萬支

(文章來源:果籽)手寫沒落,有數得計。英國一間文具公司,針對當地13至19歲年輕人進行調查,發現半數人,竟從未試過手寫信件。芬蘭政府早前更宣佈,今年起學校不再設寫字課。當手指已逐漸代替手寫,台灣一老一少兩個本土品牌,拒絕信命,堅持製筆,卻走兩條不同的路。營運超過一甲子的玉兔鉛筆,50年前推出全台灣第一支油性原子筆F220,不只陪伴幾代人做功課,還可當成筷子吸管及作弊用。而新入場的物外文具,由兩位80後設計師操刀,賣設計概念,價錢堪比不少名牌出品,紅到在網店Wallpaper寄賣。舊與新、工具和美學,其實兩者不一定二元對立。與其比較,倒不如從筆的設計,看兩代之間,對書寫的不同詮釋。

體驗,由此出發

黃色的筆桿、藍色筆蓋,塑膠外殼很輕身。愛轉筆的,一不小心便會飛到老遠去。不聚手,寫起字上來很飄,好處是拿很久也不累。「管他飄不飄,以前的人,有得寫就很開心了。」林振生是玉兔鉛筆的班長,負責原子筆生產線。品牌於1947年成立,本身以製鉛筆起家。但重要文件不能用鉛筆簽,鋼筆又太貴。到了1966年,終於從外國獲得技術,製作出全台第一支油性原子筆,取名F220,是當年工廠的員工總數。

直到今日,玉兔F220原子筆的售價,還是一打NT$70(HK$16),除開一支只是HK$1.3。

機器將原子筆固定,再為其套上筆套。

林振生於玉兔鉛筆工作多年,說起七十年代,一年賣百萬支原子筆,現在則不到當時的十分之一。

玉兔最高峯時,員工達到500人,現時只剩下30多人,都是老員工。如60歲的陳阿嬤,就在這裏工作超過30年。

 

平民恩物 玉兔狂奔二千米

六十年代的台灣,林振生直言「大家都窮」,那時一碗有兩片肉的陽春麵賣台幣2元,玉兔F220原子筆要台幣3元,不便宜,倒也比進口的好,「法國BIC原子筆,當時賣5元!」好在書寫長度達2,000米,是一般走珠筆的五倍。第三代經營者唐志天就形容,即使墨水寫光,也會被物盡其用,「那時候的人,沒有耳掏子(即耳挖),就用筆蓋,往耳朵轉一圈,耳垢就出來了。」而筆桿呢,當吸管、筷子又得,小朋友考試時,將答案刻在上面作弊亦得,好使好用。

此筆不止風行全台,更曾外銷到香港、大陸。「最顛峯應該在七、八十年代,待九十年代以後就慢慢減少。現在我們一年,大概生產10萬至18萬支原子筆。以前的話,一個月就可以達到這個數量。」傳承三代,歷經兩度遷廠,至1971年搬到現時的宜蘭五結鄉廠房,玉兔命硬,對手都將生產線搬到大陸,只有它堅守「台灣製造」,成為寶島最後一家製筆工廠。由高峯的500人,到現在只剩30多位老員工,輝煌走向沒落、再轉型成觀光工廠。一甲子過去,這支原子筆,還只賣NT$6一支(約HK$1.3),繼續做它的平民恩物。

玉兔鉛筆成立69年,於2008年轉型為觀光工廠,成功保住台灣最後一間製筆工廠。

玉兔第三代經營者唐志天說,以前人們會用原子筆筆桿當筷子用。

物外設計的黃銅筆,都是找台北的小型工廠製造。

 

玉兔鉛筆學校
地址:宜蘭縣五結鄉中興路三段330號
門票:NT$150(HK$35),包導覽費。每日有4至5個參觀時段,行程約2小時,必須預約
網址:http://www.rabbit1.com.tw
交通:乘巴士到羅東轉運站下車後,轉搭計程車(120元起跳,車程6-8分鐘,車資約150元)

 

黃銅筆桿 新時代的設計

玉兔是時代的產物。能走到今天,除了韌力,品牌的歷史、及時轉型也是決定因素。由兩位80後設計師,楊格與宜賢組成的物外設計,顯然沒有走平民路線的本錢。既要逆水行舟,首要就是思考書寫對現代人的意義,才能設計出追上時代的筆。他倆從自身生活出發,審視器物跟人的聯繫。楊格說:「我們覺得就算是在當代,當文具跟筆的工具性已經衰弱的時候,但是書寫這件事情,它依然是可以,甚至變成一種被享受的過程。你會比較喜歡有一點時間寫字的自己,你可以花點時間,寫一段重要的話,送給重要的人。」的確,單純要傳遞訊息,電話打字更快。筆於新時代,不應是一件器物,只有用作抒發情感的媒介,才有昇華的價值。

只是,懂這道理的多,能夠將之貫徹於設計上的,少之又少。他倆由材料到質感慎選精製,用上堅固、耐用的黃銅作為主要材料,它會隨時間氧化,用越久,色越深,恍如經過歲月的洗禮。六角形的筆桿,參考自鉛筆的形狀,因為這是多數人第一次書寫時,所接觸到的手感,回歸「現代書寫的原型」。原子筆的筆尾,則裝上特製彈弓,需下壓並旋轉尾桿後,方可書寫。男生愛把筆放口袋,卻常誤壓筆桿而劃髒衣物。看似簡單的設計,卻從中看到兩位設計師的用心。經過反覆測試,他們決定將筆桿弄得較重,寫字時不會左搖右擺,文字有力、實在。「要一字一字,慢慢地,用心的寫。」

物外文具常舉辦書寫活動,如「寫給未來的自己」、「給爸爸的信」,鼓勵大眾透過手寫的質感,讓收信者更能感受那份心意。

楊格(左)與宜賢(右)感到很多過去的美好開始消失,於是開始發掘舊物在新時代的價值。

 

一筆一字 為心靈贖罪

用心寫的字,是看得到的感動。曾經歷人生低潮的宜賢,太太特地在小卡紙上,密麻麻的寫了他的50個優點,貼在雪櫃上鼓勵他。「為了我天天戴牙套」、「遲到不會生氣」,採訪當日他太太不在場,但那手筆迹,見字如見人,情感躍然紙上。由此啟發,他們經常舉辦書寫活動,試過在一個三十多平方呎的小空間,只放一套桌椅紙筆,定下「寫一封寄不出的信」,讓參加者自由發揮。結果反應意外地好,收到120封信,由10年前沒有說出口的愛慕、錯過了的道歉,一筆一畫的寫下,如一趟心靈的贖罪。

作為新晉獨立品牌,單是上年,就賣了近20,000支筆,成績相當好。除了於台北書店「好樣本事」、松山文創園區有售,更獲Wallpaper賞識寄賣。進入電子時代,我們倒轉去尋求久違了的質感,不得不承認很大部份,是被重新包裝過的文青好物吸引。看着HK$500多元的標價,你問是否值得?也許有時前因後果,並不這麼重要,只要……它能令你有重拾寫字的衝動。

買筆時,會附送精美的筆筒和小木盒。

物外設計不時獲邀參展,採訪當日就在宜蘭,他們更曾到倫敦、巴黎展覽,獲得dezeen、designboom、趣味之文具箱等外國設計雜誌及網站青睞。

 

物外設計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181巷40弄13號
(好樣本事 VVG Something)
網址:http://www.facebook.com/ystudio.style

 

原子筆與原子彈

原子筆由匈牙利記者László Bíró於三十年代發明,本來只稱為「圓珠筆」(Ball point pen),到1945年被法國公司Bic買下專利。根據創立恒生指數的關士光的自傳《龍與皇冠:香港回憶錄》中提及,二戰後美國成為超級大國,許多消費產品進入香港。而戰時美國對日本投下的兩枚原子彈,其威力令港人驚嘆,於是將所有的進口新貨,標上「原子」一詞,包括將本來的圓珠筆改名為「原子筆」。

 

TRAVEL MEMO

機票:HKExpress飛台中清泉崗機場,來回機票連稅由HK$921起
網址:http://www.hkexpress.com
匯率:1港元約兌4.25台幣

鳴謝:HKExpress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104/19435538 

撰文: 甄俊宇 

圖片: 潘志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