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廢墟精華遊

(文章來源:果籽)四人興趣一致,性格卻不同,當中CM最寡言,冬妮笑說給她啤酒便會流露真性情,CM說:「就是性格不同,才可以互相協調。」「遊棄人間」核心成員是四人,但每次出動人數不定,CM不太喜歡成群結隊去探險:「人太多便是開派對!」對於地點更是絕對保密:「在面書即使私訊,也不會公開拍攝地點,同樣地我也不會發私訊查問。」乍聽很冷酷,Phoebe也贊成:「看過一些新聞,有人在廢墟打野戰、玩靈探,我們有共識,不會破壞及留下垃圾,帶走的只有相片。」新聞裏的情景還不及四人親眼所見,最常見的破壞是寫字和留下垃圾。採訪當日看見牆身頂部繪有雙心加愛神之箭,配以「聖雅玩哂」,低俗的字與畫,跟在埃及神殿留下「到此一遊」的中國遊客,又有何分別!「廢墟是無人地帶,任你怎樣破壞。」阿蛋提出這些潛在的危機,遇到有人私訊詢問他有關廢墟資料時,雙方必須在經過交流並建立互信關係後,他才會解答。

 

四人中只有Phoebe是全職藝術家,放假時大家才能出動。經常香港、巴黎兩邊飛的她,認為香港太小太吵,廢墟是尋找創作靈感的好地方:「我想收集一些較少人知道的相及地方,因為鍾意去廢墟,自然認識到一班較為另類的朋友,一齊去玩。我想我們的共同點是鍾意玩及不怕死!」志同道合,說的是辛苦一場去到卻敗興而回時,也不會埋怨的朋友:「最重要享受過程。」

 

CM:

廢墟攝影是小眾的活動,跟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玩便好,人太多便是派對。

Phoebe:

我本身是藝術家,需要一些比較另類的事情來啟發創作。好多人成日話香港好悶,來來去去都是銅鑼灣、旺角,我覺得香港其實有很多特別的地方,只是你想不想去發掘。

冬妮:

廢墟是很特別的攝影題材,需要耐心發掘地點,頹廢的美是很美麗的。

阿蛋:

喜歡到郊外,發掘有人生活過的痕迹,被森林覆蓋,就好像進入沒有人類的世界。

 

攝於澳門一家人流罕至的商場,頂層戲院像無人之境。(阿蛋攝)

首次到中國廢墟拍攝,規模之大,香港望塵莫及。(冬妮攝)

物件越保留得多,越能引發想像,增加探索趣味。(冬妮攝)

西貢某荒廢度假村,長頸鹿見證資本主義的虛無。(CM攝)

靜靜的空間,拍攝時光總是美好的。(CM攝)

四人密切留意某地產公司收購新聞以便追蹤廢墟情報。

Phoebe喜歡即興,在巴黎認識了新朋友去了西西里探險,在朋友踢偏腳架後,拍了這張雙重曝光的照片,旅程後特別畫下過程紀念。(Phoebe攝)

遊棄人間:http://www.facebook.com/urbanfragment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30804/18362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