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農夫倡自給自足 學校商場建花園種菜

【旅遊籽:浪迹遊蹤】新加坡與香港一樣,高樓大廈林立,寸金尺土,那有空間容納農田?這個城市農夫卻決意用盡每寸空間,為城市中未被充份利用的土地賦予生命力。36歲的劉悅(Bjorn)曾在廣告界打滾七年,從新加坡搬到倫敦。「日復日的工作中,我開始想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人,農耕會是一個好的方式。」他開始在倫敦研究農耕,又曾到十個小型有機農場工作。「這是一個深刻的體驗,從一個城市人轉變成農夫其實不難。我決定回到新加坡,看看可以為城市農耕做甚麼。」新加坡只有一成食物由本地農莊生產,其餘全部依賴進口。他希望推動「自己食物自己種」的行動(grow-your-own-food movement),「很多地方的農業系統及模式都很中心化,如果遇上天災,生產食物的區域便會被破壞。城市農耕的模式可以去中心化,當有事發生,每人都可協助解決糧食問題,維持食物生產」。

成立社企農莊 聘請囚友長者

他在5年前成立了社企Edible Garden City,意思就是可食用的花園城市。「新加坡有花園城市之稱,綠化規劃做得很好。然而在市中心,很多綠色空間純粹用作裝飾,而沒有生產力。」於是他開始承辦興建及管理農田的項目,過去五年建成了55個花園,位於學校、餐廳、住宅、辦公室大樓,甚至商場。「城市農耕五年前仍是很新的意念,起初很難說服地產商。農田容易令人聯想負面事情,大部份人覺得臭和污糟。我們從朋友的餐廳開始試驗,發現種食物的農莊也可以很美、生物更多樣,這樣慢慢的發展起來,所以在向主流地產商傾談前花了兩三年。」

這天來到市中心烏節路上一個商場花園,放眼四周盡是高樓大廈,商場的玻璃尖頂就是花園的背景。劉悅走上園圃,把一朵嫣紅的花摘下給我試味,原來這是可食用花朵。「我們在各個花園種植的大多是獨特的、價值較高的食物,例如可食用花朵、食用蔬菜苗、高價值蔬菜如瑞士甜菜,然後出售給40家餐廳。」由於本地農莊、附近區域的農莊並不種植這些貴價蔬菜,平時依賴入口。他希望藉此收窄從歐洲入口量,而本土種植亦比入口平均便宜5到10%。

作為一間社企,他推動城市農耕同時連繫社區,兩年前建成了大型農莊Citizen Farm。他希望這裏成為城市農夫社區,連繫對農業有想法的人,去測試不同科技系統,提供農業生產力。同時藉這個空間聘請及訓練弱能成年人,讓他們成為工作團隊的一員。「我們未來會在監獄及低收入住宅區建農莊,為囚友、長者及邊緣分子提供就業機會,並為社區種食物。我們想以這個模式,在城市的不同空間實踐。」


他承辦興建農莊的項目,把城市中未被充份利用的土地,轉化成具生產力。


Citizen Farm是一個讓城市農夫聚集的社區,並作為社企聘請及訓練弱勢人士。


他們種植高價值蔬菜及可食用花朵,希望長遠下去減少依賴歐洲入口。

Travel Memo
機票:乘Jetstar直航新加坡,機票來回連稅及附加費約1,236港元,網址:http://www.jetstar.com
住宿:M Social Singapore(經Booking.com訂房,房價約1,020港元起,網址:http://booki.ng/2wp5cSs )
匯率:1新加坡元約兌5.8港元
鳴謝:Jetstar、Booking.com

記者:洪慧冰
攝影:王國輝
編輯:施明慧

facebook:Edible Garden City
場地提供:Wheelock Place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917/20154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