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黑山 遊黑湖 賞古城

【旅遊籽:浪迹遊蹤】各國領袖今年五月出席北約峯會時,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霸頭位拍合照,一手推開走在前方的黑山總理馬科維奇,令這個歐洲小國難得登上國際要聞。可憐黑山(Montenegro)作為北約十年來首個新成員,首次參加如此國際盛會,卻只因被特朗普纏上才受注目。

情形就如在歐洲巴爾幹半島,黑山風光明媚,但因為鄰國克羅地亞的古城杜布羅夫尼克(Dubrovnik)拍攝過《Game of Thrones》,遊客蜂擁而往,沒發覺黑山也有美輪美奐的中世紀古城,而且氣勢更加磅礡。黑山曾歸威尼斯統治,科托爾(Kotor)古城盡是意式風情:穿過五百年歷史的城門,石板街兩旁紅瓦頂、石磚牆的建築。廣場屹立着建於十二世紀的聖特勒弗大教堂(St. Tryphon’s Cathedral),兩座不對稱的鐘塔響起悠揚鐘聲。街貓施施然躺在路中心午睡,難得醒來伸伸懶腰,瞬間又倒頭睡得香甜。


黑湖的湖水冰冷,小孩只敢在湖邊玩耍。


一團法國遊客騎馬遊黑山,把馬兒牽到黑湖喝水。


黑湖的風景美艷絕倫,湖邊有個木框構成這張照片。

千三級城牆

要欣賞科托爾之美必須步出古城,我意思是要攻克自九世紀依山而建的城牆。古城其中兩條小巷通往最終相交的狹長步道,由這兒沿一千三百五十級的石階可攀至高處。我貪涼快穿着Birkenstock涼鞋踏石階,才曉得所謂石階只容一人之身,遇上迎頭而來的遊客便得避到石階旁的碎石斜路。我朝二百六十米高處的城堡而爬,回頭只見開闊壯麗的科托爾峽灣,這是歐洲最南端的海峽。從高處俯瞰古城,只見緊密簇擁的紅瓦頂、石磚牆的房子。長達四點五公里的城牆並非遊客專利,小狗悠然自得跟在後面,小貓垂涎城牆上佇足的小鳥,可惜貓爪撲去時已驚動獵物飛脫。
城牆之巔是一個荒廢了的修道院,飄着一面應該沒幾多人認得的黑山國旗。彼時正值日落西山,山頭照得金光燦爛,攀山一個鐘的遊客坐着看風景,這才是遊黑山的最好回報。我只恨自己出門太趕,沒來得及準備小食,否則在這兒野餐必是賞心樂事。


在海拔最高的杜米托爾國家公園玩鋼索。


黑山人尊敬山,將民族英雄葬在山巔。


科托爾附近的聖喬治島,是明信片常見的地標。

世上最高陵墓

黑山逾七成土地是高山,甚至成為該國的名字由來。中世紀時,威尼斯商人在清晨揚帆駛來,連綿不絕的山脈把黎明遮蔽,形成大海上一望無際的黑壓壓陰影。Montenegro在意大利文中意指黑色的山,台灣音譯為「蒙特內哥羅」實在不倫不類,只有鏗鏘悅耳的「黑山」方盡顯其獨一無二的地理氣勢。當年震懾威尼斯人的就是在科托爾背面的洛夫茜山(Mount Loven),因為山上植滿深色的山毛櫸而形成黑山印象。十五世紀時,黑山人在這兒頑強抵抗剽悍的鄂圖曼人,因此視這兒為國家的神聖山脈,如今不單成為重點保護的國家公園,甚至築起世上位處海拔最高的陵墓。
我坐車登上海拔一千六百五十七米的第二高峯,參觀安葬民族英雄彼得二世(Petar II Petrovic Njegos)的陵墓,外面由兩尊花崗岩女巨人守護。但更吸引遊客的絕非重達廿八噸的彼得二世雕像,而是被四方崇山峻嶺包圍的氣概,難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蕭伯納到此一遊時讚嘆:「Am I in paradise or in the moon?」


車子在城外,已看到科托爾又長又崎嶇的城牆。


建於九世紀的科托爾城牆,仍保存精雕細琢的城門。


科托爾古城的城門外的特製座椅,坐在椅上仿似走進大人國。

鋼索飛越峽谷

黑山北部都是這些奇峯異石,包括海拔最高的杜米托爾國家公園(Durmitor National Park),四周是連綿不絕的山脈,當中海拔逾二千米的山峯有四十八座,每逢冬天便成為當地人的滑雪勝地。國家公園內最大的湖泊黑湖(Crno Jezero)由山澗和地下水滙聚而成,人們拖男帶女在湖上泛舟,拍起的漣漪把小鴨一家嚇得落荒而逃。一團法國遊客騎着馬經過,牽着馬兒到湖邊喝水,那位黑山導遊難得看見我這個亞洲女遊客,口甜舌滑問我要否跟他上馬私奔。這兒有世界第二深的塔拉河大峽谷(Tara River Canyon),山上積雪融化後滙聚成一千三百米的激流,青翠峽谷的底下傳來河水擊石的聲響。建於一九四零年橫跨峽谷的塔拉河大橋曾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炸毀,戰後重建成為遊客景點。無畏無懼的遊客愛在峽谷玩激流,也可以沿着鋼索飛越峽谷。


位於海拔900米高的奧斯特洛修道院由懸崖的山洞鑿成。


奧斯特洛修道院頂層的壁畫鮮艷奪目。

懸崖修道院

黑山人對山心懷恭敬,在東正教的奧斯特洛修道院(Ostrog Monastery)最易見證。分為上下兩部份的修道院位於海拔九百米高的懸崖上,上山坡道蜿蜒曲折,朝聖信徒白天頂着烈日攀山,背上重甸甸的毛毯被覆,用作晚上捱着凜冽寒風席地而睡。建於十七世紀的修道院由兩個山洞鑿建而成,完完全全置身懸崖之上,猶如巨人用膠水牢牢貼上。下半部修道院供奉着聖人遺體,上半部修道院供奉聖十字。我跟眾人爬上修道院頂部,凹凸起伏的牆身都是鮮艷奪目的︽聖經》壁畫!我在黑山的深山顛簸數天,終於回到亞德里亞海岸邊的平地,海上偶爾浮着小小島嶼,像聖喬治島(Sveti Dorde),與世隔絕般屹立着教堂,這是黑山許多明信片的座標,但我相信遊黑山必須攀上崇山峻嶺,才不辜負黑山之名。

Travel Memo

交通:土耳其航空飛往黑山首都波德里查(Podgorica),須於伊斯坦堡轉機,票價約$8,000。再從波德里查坐巴士往科托爾,需時約2小時。
滙率:黑山的官方貨幣為歐元,宜先在香港兌換外幣,或在科托爾的櫃員機提款。1歐元約兌9.3港元。
本地團:黑山的公共交通不算發達,崎嶇山路又不易自駕遊,建議在科托爾參加本地團。我參加的旅行社360 Monte有多個本地團選擇,導遊操流利英語,查詢:https://360monte.me 。

採訪、攝影:呂珠玲
編輯:陳慧玲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920/20157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