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開門四千次 巴黎半島Page Girl門後看世界

(文章來源:果籽)數據顯示,半島門僮(Page Boy)每日拉門四千次。四千次,是一個怎樣的概念?「我得承認頭幾天上班,簡直累死了。」站在巴黎半島酒店門口的非裔女孩Priscilla,在雪白制服下特別顯眼。她大概也是這裏最出色的Page Girl,見到日、華裔旅客,開口便是流利日語,國語她即謙稱「只懂一點點」,最起碼我全部都聽得懂。「我大學主修日文,明年便畢業。四年前我到過台灣,所以會說點中文,但不太好。」說完總附上燦爛微笑,半鹹淡國語都加分,加上英語法語,懂說4種語言。「當我用他們的語言溝通,很多客人感到很驚喜,也更容易與我聊起來。」

體驗,由此出發

香港半島酒店1928年引入Page Boy職位,從此成為標誌,但這個傳統其實來自歐洲,「歐洲一開始並非叫做Page,而是法文Chassuer,只有四或五星級酒店才有。」禮賓部主管Nicolas解釋,早期的門僮都是16、17歲入行,然後轉做Bell Boy,以至是禮賓部。不過近代歐洲設立了禮賓部學校,變為另一種專業,從此分家。很多人刻板印象認為,門僮只是拉門,其實不然。「Page Boy就像是禮賓部的手臂。我們通常離不開櫃枱,但如果要替客人買花、去郵局寄信,我們都可以派他們去。有時甚至要開車,所以有車牌會比較好。」因此體力好、能說多種語言、對城市有深入了解也是相當重要。

Priscilla懂說日語、國語,容易與亞洲客人拉近距離。

替客人收藏行李是職責之一。

禮賓部主管Nicolas

 

瞬間給客人安心信任感覺

「其實任何人都懂得開門,我們要做的是在瞬間之內,給客人一種安心、信任的感覺。因很多時,我們是遊客來到巴黎後的第一印象。」Priscilla說道。厲害的酒店服務員,總能在你第一次見面時候,就能叫出你的名字。「我會嘗試了解更多住客的資料,如他們來自的國家、入住時間、有無小孩子同行,這都可以給我一些提示。」到客人來到時,她會盡量記住每一位的容貌,亦會留意一些行為細節。「到你準備離開酒店時,我會確認你知道一切所需要的事,比如天氣、今天的路況、有甚麼博物館開放,都會讓你知道。」

由科特迪瓦移民法國,到過加拿大讀書、台灣做交換生,習慣漂泊。她愛好日本文化,未來想去日本進修。「我記得學日文時,認識到日本人『誠心款待』(おもてなし)的精神很感動到我。」現在,她當每次拉門,是認識一位陌生旅客的機會,就像一場門後的旅途相遇。

Page Girl是酒店的門面,注重形象,工作時需佩戴白手套。

巴黎半島酒店另有看門人(Doorman),負責有車到來時開車門、抬行李,職責與Page Boy有異。

 

鳴謝:Comité champagne、Business France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521/20026720 

撰文: 甄俊宇 

圖片: 潘志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