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風景不一樣 港人導遊四闖南極

(文章來源:果籽)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征服南極是一生人也未必有機會完成的壯舉。除了李樂詩博士和少數科研工作者,能夠四次踏足南極的香港人,大概就只有劉偉雄(Thomas)。

體驗,由此出發

24年前,Thomas出於一時貪玩,不想受朝九晚五的束縛和辦公室政治的纏繞,想也不想便跑去當導遊。這些年,他用雙腳走勻75個國家,包括馬達加斯加、塞舌爾、毛里裘斯等山旮旯之地。全年有三分二時間不在香港,旺季時尤其瘋癲,這邊落機,轉頭又拖着行李上離境大堂登機,回家沖個涼都顯得奢侈。四年前,他任職的旅行社開辦香港首個南極團,而負責帶團的幸運兒就是他。

 

浮冰封路 突圍激動

兩個月前,我和攝影師隨團跟Thomas出發,迎接他與南極的第四次約會。自問初次赴會,心情當然興奮莫名,以為他早已對極地之景麻木,原來在白茫茫的世界,風光並非千篇一律。「雖然已經來過南極好幾次,但每次風景還是有點不一樣,根據月份、時間和地點,陽光的折射率和雲霧變化都有不同,無論是拍照,還是現場感覺都是獨特的。」話口未完,我們剛登上Danco Island,專家團隊突然宣佈要提早上船,原來附近的浮冰湧入港口,不立即離開便會被冰塊圍堵。我們以九秒九速度回到橡皮艇,還要在浮冰形成的海上迷宮繞了數圈,才成功突破重圍,一向斯文的他也激動起來說:「明明之前來過三次,但從未遇過像剛才那樣,被浮冰封住去路,十足十電影《明日之後》一樣。」

導遊Thomas入行廿多年,曾帶隊到南極四次。

隨着光線和天氣變化,就算是浮冰都形態萬千。

 

貼心福袋 唔怕暈浪

儘管見識過世界每一個角落,對雪山、冰川已司空見慣,Thomas仍然認為南極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人在此處,根本無可能同個天鬥。在冰島、北歐,就算遇上大風雪或突發事故,都可以到有人類居住的地方暫避,在南極就沒有這個可能。」

百分百的大自然國度,也是唯一一個未受人類文明染指、破壞的地方,難怪這裏被稱為地球上最後一片淨土。人人視這片淨土遙不可及,大眾對極地旅遊的印象,還停留在電視螢光幕上李樂詩博士風霜滿面、飢寒交迫的場面,「南極旅遊不算是艱苦團,雖然路途遙遠,船程頭尾兩天有點風浪,但其餘時間都十分平靜,每日兩次上岸時間不會太長,比起去東歐要長時間走路,或者在高海拔如西藏、玻利維亞應付高原反應輕鬆得多。」每次出發南極,他都會為團友準備一個福袋,內有薑茶、話梅、榨菜和米粉,萬一暈船浪也不怕。

 

勝景遊南極半島、智利、復活島16天團

出發日期:2017年12月25日、2018年2月6日費用:$169,998起
網址:http://bit.ly/2nJrcY7
備註:行程經智利飛抵南極半島,好處是可避過大浪的德雷克海峽,與記者去年底參加經阿根廷上船的行程略有不同。

Deception Island曾是捕鯨商人的駐紮地,如今成為著名景點。

 

鳴謝:勝景遊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422/19997184 

圖片: 王國輝 

圖/文: 陶思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