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起眼的「新大陸」隱藏在古巴邊陲的巴拉科阿

【旅遊籽:遊俠仗義】我算是一個比較自私的旅遊寫作人,有些自己特別喜歡而並未被公開的地點,總捨不得寫出來。我寫過不少古巴的文章,卻未提起過位於東部最邊緣的巴拉科阿(Baracoa),正正因為它是我最愛的古巴小鎮,沒有之一。它彷彿變成我和古巴之間的小秘密。

近年古巴和美國的外交關係明朗化,遊客人數急速增長,但不少朋友對我抱怨古巴已經改變得太多,感到非常失望,我總是提議他們往東面走。當所有人都走西邊「夏灣拿─維尼亞萊斯─千里達」的小圈圈時,東面的第二大城市「聖地牙哥」和小鎮巴拉科阿其實才是古巴最迷人,也最「古巴」的地方。
現在看來毫不起眼的巴拉科阿實際上是西班牙在古巴建立的第一個殖民城市,也是哥倫布第一眼見到的古巴。而哥倫布當時所見到那座如桌子一樣的平頂大山就是巴拉科阿最重要的地標──「El Yunque」。雖然哥倫布這個驚世大發現對拉丁美洲可能是個不幸的開始,但現時在巴拉科阿海邊的街道上,還是可以找到哥倫布的雕像,遙望遠方,紀念這段歷史。

「遊客專用」措施實為監察

巴拉科阿之所以可以保留比較原汁原味的古巴主要原因是交通上的不便。在六十年代之前,這裏只有海路可通,自六十年代起這裏終於有一條公路通往聖地牙哥,自此被長期隔離的巴拉科阿才被遊客看見。我進入巴拉科阿的過程也非常有古巴特色,從聖地牙哥到巴拉科阿的車程本來只需要五小時,但遊客專用的中國製「宇通巴士」卻在半路中壞掉,從小到大都要靠自己修理所有東西的古巴人理所當然地開始埋頭修車,我和一大班遊客頂着大太陽在路邊等候,看見其他遊客專車飛馳而過,我們立即問司機可否幫忙叫停其他遊客專車。但司機說:「在古巴,所有遊客享用的服務都登記好,你們買車票時被登記到這班車上,就只可以坐這班了。」在古巴,遊客有專用的貨幣、專用的民宿和酒店、遊客巴士,與古巴人的生活分隔開。我一直以為這措施是為了保護當地政府的共產主義經濟系統不被外滙影響,但這次壞車事件卻令我發現這個「隔離政策」其實同時起着監察遊客作用,我們的衣食住行因貨幣住宿交通等特別規定變得非常容易被追蹤到,所以連換輛巴士也不可以。

嘆一杯聞名於世的熱可可

當我一到達巴拉科阿就愛上這地方。三輪車在古舊破落的街道上往我的民宿前進,司機仿似認識鎮上每一個人,一邊騎車一邊與路邊的居民打招呼,大家看起來非常快樂。在路邊一排排彩色的西班牙式房子,頗有夏灣拿的影子,卻比夏灣拿更細小,更平易近人。經過小小的市中心,居民坐在樹底下的長椅悠閒聊天。這裏看來沒有很多遊客,也自然沒有纏着遊客的人,在街上走着特別輕鬆。民宿主人招呼我在大廳坐下,二話不說端出一杯熱可可,令我心花怒放。巴拉科阿的可可豆在古巴非常有名,亦是古巴最大的可可出產地,聞名於世。每天一杯熱可可令我在巴拉科阿過得特別開心。民宿主人帶我去到屋外的花園,展示樹葉上一隻鮮黃色殼的蝸牛,它叫「彩條蝸牛屬」(Polymita),這種漂亮的瀕危蝸牛品種不但是古巴獨有,原來在整個古巴也只有在巴拉科阿可以找到。

動物天堂有北半球最小的青蛙

因為地理上長期的分隔,巴拉科阿幸運地保存了狀況極好的自然生態。我參加了「Alejandro de Humboldt國家公園」導賞團,除了可以見到可可豆田和椰子林外,導遊還沿路找尋很多當地獨有的動物給我們講解。除了彩條蝸牛屬外,還有全世界體形最細小的鳥類─—「吸蜜蜂鳥」。我只能匆匆見到牠一眼,看來就只有一隻蜜蜂那麼大,聽說牠們每秒拍動雙翼達80次,肉眼根本跟不上,只看到一個高速飛影出現就消失了。還有北半球最細小的青蛙「Monte Iberia eleuth」,只有十毫米長,我捧在手心覺得牠和大螞蟻差不多。另一種令我印象深刻的動物是一隻巨大的綠色蜥蜴,牠靜靜地伏在樹幹上,身體綠得發亮,這種蜥蜴叫「Anolis Baracoae」,連名字都有巴拉科阿就知是當地獨有的巨蜥。一個小地方,可擁有那麼多獨有品種動物,必然是天然環境得天獨厚。交通上的不便可能於人不利,卻為古巴保留了一個動物天堂。

絕頂風景迷人 差點命喪古巴

來到巴拉科阿一定要拜訪一下地標El Yunque,這個看起來平頂的大山卻一點都不好爬。雖然步程只有兩小時,但坡度很高,兩小時就要往上爬500米,大家都爬得氣喘如牛,不過山頂的風景絕對值得付出汗水,一望無際的森林和海洋就在腳下。站在這裏可以想像到哥倫布的大船就在遠處出現,看見了我身處的大山,從此古巴這個大島就逃不過被西班牙殖民的命運。
從El Yunque回到城市的路上,我們必須經過一條急湍的河流,登山前我聽導遊的話從平緩的部份游過去,回程時的我卻甚麼都忘記了,一頭栽進急流的部份。沒有在河流游泳經驗的我一下子就被河水帶走,一呼一吸間就被沖到幾里遠,單靠自己的能力根本游不回去。就在我以為自己將命喪古巴的一刻,我被一隻巨手從水中整個人抽起來,勉強站直身子的我才看見是導遊先生。他對我笑笑,用西班牙語問:「你沒事嗎?」我說:「我以為我要死了。」忍不住擁抱了他一下。他沒多說一句就拖着我回到陸地。我到五年後的今日還不知道他是怎樣可及時把我救起。但這次以後,我就再沒有試過游水渡河了,但我永遠感謝這位巴拉科阿導遊的救命之恩。
每個人對一個地方的感情都由很多東西組成。我愛巴拉科阿,因為它獨特的歷史地位,因為它可愛的街道,因為那些獨有品種動物,因為每日一杯的熱可可,但最重要的可能是在那裏發生過的驚險故事和一個讓我有機會繼續坐在這寫文章的當地人吧!


El Yunque是巴拉科阿的地標,也是哥倫布登陸時第一眼見到的地方,像桌子一樣的大山令他印象深刻。


在小鎮裏,每個人都互相認識,把頭伸出屋外就可以跟經過的人聊天。


雖然偏遠,巴拉科阿也不乏古巴著名的革命壁畫。


我在民宿後院看到巴拉科阿獨有的彩條蝸牛屬,是我見過最艷麗的蝸牛。


我在Alejandro de Humboldt國家公園遇上北半球最細小的青蛙Monte Iberia eleuth。


這種以巴拉科阿命名的蜥蜴──Anolis baracoae也是特有品種。


哥倫布的雕像豎立在巴拉科阿的海邊,紀念他在這裏登陸的歷史。


我與一大班遊客坐在壞巴士旁邊等候,卻不能登上其他遊客巴士。


差點被急流帶走的我,幸得當地導遊出手相救,才保住性命。


在古巴登山可謂非常刺激,旅程中我們要經過這條傾斜的爛木橋。


每天在民宿喝一杯熱可可,是我最滿足的時刻。


在巴拉科阿的外圍有不少可可豆田,亦是古巴最大的可可豆生產地。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經莫斯科至夏灣拿何塞馬蒂國際機場,經濟艙來回機票未連稅及燃油附加費由6,535港元起(俄羅斯國際航空公司)。於夏灣拿何塞馬蒂國際機場轉乘內陸機前往巴拉科阿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的香港居民必須辦簽證
滙率:1古巴可兌換披索(CUC)約兌7.8港元

撰文、攝影:楊穎文
編輯:彭錦明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80211/20300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