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單車遊克服心魔 80後大埔踩去非洲

(文章來源:果籽)踩單車環台灣聽得多,八十後男生鄭翎軒(阿翔)卻想得更遠,誓要從香港踩去南非,咁爆的諗頭,皆因他十年前在澳洲工作假期踩單車炒車,欲克服心魔。浪遊故事無數,他認為不應抱逃避心態旅行。熱血也有殆盡的一天,勿忘初衷才有堅持的動力,這個男生正從埃及往南非開普敦進發。

體驗,由此出發

阿翔的獨遊經歷,未至於厚過電話簿,但亦屬上癮級數,早於十多年前已獨行西歐,之後還到過澳洲工作假期、擔任日本311地震災後義工、遊摩洛哥及西撒哈拉、往坦桑尼亞做孤兒院義工等,他更是旅遊書《Lonely Planet》中文版作者之一。這次再度孤身踏上征途,源於家中的世界地圖默默召喚,「我常常望它,想像下個目的地,有一天我發現亞洲、歐洲及非洲是相連的陸地,忽發奇想,構思一個陸路長旅行,用個又癲又貼地的方式——踩單車完成。」單車原來是他一個難忘的烙印,他十年前在澳洲工作假期,踩單車落斜炒車,瞓了兩星期醫院,自此蒙上陰影,四肢的疤痕至今仍清晰可見。正所謂「邊度跌低邊度企起身」,他希望借今次旅程克服障礙。

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阿翔認為最重要是有心理準備。他以往少做運動,花了一年跑步、踩單車操練體能,還上了單車維修班,希望遇上緊急情況也能派上用場,前往非洲國家前打黃熱病疫苗,務求以最佳狀態迎接每天踩60至100公里的漫長旅程。他去年5月從大埔出發,經過中國廣東省、湖南省、甘肅、新疆等,途經哈薩克、亞美尼亞等中亞地區,坐了兩程船,再由塞浦路斯坐飛機,途中停留以色列觀光。

阿翔於世上最低湖泊以色列死海湖岸觀光,湖面海拔負424米。

他於新疆露營,以為被狼包圍,後來發現是馬,虛驚一場。

在格魯吉亞雪地踩單車,他要加厚衣服,加倍留意路面雪地路況,才不易跣胎。

阿翔曾放下單車,乘飛機到非洲突尼西亞旅遊,參觀當地的小型鬥獸場。

以色列西奈半島北部局勢較緊張,但軍人少見黃皮膚旅客,竟爭相找阿翔合照。

他攜帶的裝備不多,包括快乾衣服、營帳、單車修理工具等。

 

經15國家地區 單車被偷最痛心

他至今經過15個國家及地區,本月中暫停旅程,回港一星期參加妹妹的婚禮,預計今年底完成整個旅程。當初他計劃的路線,出發後亦因應不同因素修改,試過為簽證問題煩惱,「持有BNO或特區護照,在哈薩克可享兩星期免簽證,但兩星期對我不足夠,本來在烏魯木齊辦理,但領事館秩序混亂,花了一星期只拿了表格,後來出境到鄰近國家再回哈薩克。」他儲了約十萬元旅費上路,預計需要一年半時間完成。由於住宿主要在青年旅舍、沙發衝浪或在專為單車浪遊人提供住宿的網上平台warm showers找地方宿一宵,有時甚至獨自露營,所以消費不多,至今還有錢剩,但數字在他眼中毫不重要,「旅行不能用數字衡量,經歷才最有價值。」

飛騎大漠,至雪花紛飛的路途,阿翔也咬緊牙關前進。例如在甘肅何西走廊,在又熱又曬、風沙又大的沙漠公路,要包到冚防曬,補充足夠水份才能避免中暑。於格魯吉亞經過雪地,須留意路面狀態是積雪半溶還是結冰,避免跣胎,加上能見度低,要十分專注。當時他只帶了一件大褸,須於當地購買禦寒衣物。「有時踩得辛苦,最掛住雞尾包,阿拉伯國家的餅又扁又乾唔好食。」可惜克服了路況、天氣等問題,卻在烏魯木齊吃午餐時,即使已上鎖的單車竟也被偷了,令他相當痛心。後來收拾心情,買新車重新上路。現已重上征途的他,明白日復日踩單車的旅途,會面對各種挑戰,抱逃避心態不行,他時刻提醒自己出發的初衷,終點的美好。

中亞地區的吉爾吉斯山路及沙石路較多,踩得較費力。

 

已完成路線(紅色線):中國→哈薩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阿塞拜疆→亞美尼亞→納戈爾諾卡拉巴赫→格魯吉亞→土耳其→北塞浦路斯→塞浦路斯→以色列→巴勒斯坦→約旦→埃及開羅
坐船(藍色虛線):哈薩克→阿塞拜疆、土耳其→北塞浦路斯
飛機(藍色虛線):塞浦路斯→以色列
擬定路線(綠色虛線):蘇丹→埃塞俄比亞→肯雅→坦桑尼亞→莫桑比克→南非好望角

阿翔 facebook:shotravel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429/20004905 

撰文: 梁慧琳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