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消失的禾輋士多貓

(文章來源:果籽)士多沒有貓,就像一個有缺口的圓。最近在本地藝術家李香蘭的畫展裏看到一幅《惠群貓士多》的畫,老闆、學生都長着貓的頭,道出禾輋邨惠群士多人貓共融的特色。不過,香蘭大呻:「惠群士多現在慘了,領匯(現稱領展)接管商場後,從大門口被搬上三樓,杳無人煙,鄰舖貓被人投訴,惠群的貓也……

體驗,由此出發

李香蘭,認識她的人,都因為讀過她幾年前出版的《上‧下禾輋》的畫冊,她筆下盡是醜醜陋陋、經常露出一排參差不齊、煙屎牙的街坊和動物。正因為這種奇怪的畫風,把光怪陸離的沙田屋邨,從前那種夾在新市鎮與鄉村之間的故事,娓娓道來。最近,她在中環舉辦展覽,以「瞻天望地」為題。還記得她曾說過,自己小學小息時,是一隻離群的麻雀,排隊時偏偏瞻天望地,愛看天上的麻鷹。是次展覽同樣與動物有關,香蘭說:「某天經過瀝源邨的噴水池,方發現麻雀會靜靜地在池旁守候,待噴水池一開水,立即飛過去洗澡了。原來,大自然和城市可以磨合,動物也可以參與我們的城市生活。」這就是展覽帶出的訊息。

 

駐守18年 遭投訴只好留家飼養

展覽中其中一幅作品就是禾輋邨商場的《惠群貓士多》。今天,香蘭到惠群士多贈畫。惠群士多有一首主題曲:「靈感IQ稱得上十分之高超,創作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小雲同小吉好重要。」因為惠群原本有三頭貓,貓爸爸小雲貓媽媽小吉和女兒貝貝。好笑在牠們名字有段古,李伯伯解釋說:「那時牠們還小,不知男女,後來長大了,才知小雲是男,小吉是女,陰差陽錯,名字調亂了。」我沒告訴李伯伯小吉是性別不明的。禾輋邨商場未被領匯接管前,仍是家庭式小店居多,各家各戶養貓趕老鼠,惠群也加入養貓行列,除了小雲和小吉,還有被偷走了的miu miu。「牠們剛出生不久,還未懂捉老鼠,抱牠們回店第一天,就不再見老鼠的蹤影。」領匯8年前接管,商場大變身,小店都被搬上三樓頂層,就像無人問津的閣樓,然後18年來,第一次被投訴養貓,於是三隻招財貓回家去,從此絕迹禾輋邨商場。可笑的是,「屋宇署在商場裏放老鼠藥,結果毒死了屋邨的流浪貓。」李婆婆說。

香蘭小時候就光顧惠群士多,與老闆甚少交談,直至畫畫後喜歡「尋人啟事」,了解沙田小店的故事,四處訪問,她才與李婆婆打開話匣子,香蘭憶述:「首先當然是這裏的貓吸引我。」李婆婆回應:「佢啊!在外面來來回回經過很多遍了。」其實,李婆婆甚至到現在收了人家的畫,都不知道她姓甚名誰、做盛行,只知道香蘭喜歡貓,她眼裏的香蘭等同貓,香蘭眼中的他們,又是貓。於是三人談起小雲小吉,就眉飛色舞。李伯伯道出人和貓的相處片段,「牠們仨很黏人,平日在家裏洗澡也跟着來。」李婆婆接着說:「牠們唯一一次發脾氣就是小吉剛生育,看到我把兒女送給別人。爸爸小雲最嬲,躲在箱後怒睥我,還絕食,嬲了我兩三日。」李婆婆還拿出一叠過了膠的貓相,有如親生子女照相般珍藏,逐頁寫上牠們的生平,好讓街坊也能一起緬懷。香蘭說,從前惠群士多接近零時才關門,今天終於知道因由,「唉!牠們喜歡跳上天花板,無論你如何哄牠們也不下來,我們兩副老骨頭又不能爬高,沒牠們辦法,邊煲劇邊等,牠們一跳下來,就關門大吉。」李婆婆說。現在,惠群七時就關門了。

 

21fe501p
《惠群貓士多》李香蘭把惠群士多的三隻招財貓(左起)女兒貝貝、爸爸小雲和媽媽小吉畫成小店中的人物。小吉和貝貝化身學生,小雲則扮演老闆李伯伯。
21fe502p
《作反》道風山可謂沙田地標之一。訪問期間,我們憶述上山途中被馬騮嚇怕的經歷,「牠們前後包抄,好彩剛好有一條小路讓我逃脫。」香蘭說。
21fe505p
《沖涼時間》沙田友一看就知這裏是瀝源邨的噴水池。香蘭說:「我發現麻雀會靜靜地在池旁守候,待噴水池一開水,立即飛過去洗澡了。我的展覽希望帶出一個訊息:動物也可以參與我們的城市生活。」
21fe503p
《經貢經貢》夜裏欣賞火車的兩頭牧羊犬,一個疑幻似真的畫面。
21fe504p
《招搖過市》李香蘭把旅行見過的三隻鴨記下,並幻想牠們在新年行花市的情景。

 

零食難賺錢 跟潮流兼賣印尼撈麵

一間不足200呎的士多,舖租連水電煤開支每月約15,000元,一盒檸檬茶賺2元,一蚊一毫賺回來,每月勉強能付租金。李伯伯憶起1962年,二十來歲剛從大陸偷渡來港,入行打鋼鐵做鐵窗,日薪6元,當時1元已買到一隻雞,錢比現在還易賺。李伯伯還憶述當年不敢追女仔的往事,那時他在牛頭角邨租住床位,鄰居問他成家立室沒有,李伯伯直說:「我窮得連被鋪也沒有,哪有本事娶老婆?」幸好老婆的外婆做媒人,帶孫女來相親,「第一眼看見,我就喜歡她。」你怎樣追求李婆婆?他說:「我冇追佢。我直接跟她告白:『我很喜歡你。不過我是一個窮光蛋,你意下如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相戀一年就結婚了。生了五個兒女,九十年代大女兒初長成,提議開士多,兩老有了細藝。

以前學生一群一群的來,父母工作,學生哥冇王管,特別闊綽,「現在?放學後老師跟着學生,眼見學生進來買東西吃,就叫學生離去,說不能在學校以外小店買食物。」李婆婆一提起心也灰,「唉,生意難做,自有難做的方法。做得就做啦!」現在零食難賺錢了,士多也跟着潮流走,靠印尼撈麵、越南即沖牛河等熟食多賺幾元。放學時段,即使李伯伯因為有腰骨毛病,也要挺着腰板,看管他的熟食檔,叫他坐下休息也連說不累,彷彿幾個煲就是他的表演舞台,「冇計啦!我早就說要結業了,她(老婆)說在家裏悶啊!唉!她剛剛跌傷,手臂骨頭裂開了!」

21fe508p
零食難賺錢,李婆婆說士多也要跟潮流,賺錢還靠印尼撈麵。正當人人撐小店,李婆婆抱怨學校老師不准學生放學來買食物。
21fe509p
幾年前領匯接管禾輋商場,有店舖的貓咪被投訴,李婆婆也把貓搬回家裏去,女兒自製貓咪相冊,放在士多與街坊分享。
21fe510p
李伯伯有腰骨毛病,在店裏不時要躺在尼龍床上,但放學時段,也得挺直腰板賣小食。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撰文: 陳芷慧 

圖片: 梁志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