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辭周遊列國筍工 姊妹花只愛一國

(文章來源:果籽)「辭職沒花上很大勇氣,反而留低更需要勇氣。」80後的洪裕勤(Zenobia)曾是旅遊記者,名正言順邊打工邊環遊世界。六年前突然辭退人人稱羨的職業,隻身飛往法國讀書。這裸辭的衝動,大概遺傳自家族基因。年長七年的姊姊洪裕屏(Pinky)以前同樣打旅遊工,做領隊帶客人遊覽各地名勝,五年間見盡大山大水,最後因一本書為印度着迷。驀然離職,願意花餘生認識印度。

 

因全家都鍾意旅行,兩姊妹畢業後不假思索,分別從事領隊和旅遊記者的工作。兩人雖享有工作福利,經常周遊列國,但她們始終認為跟自己去旅行有別。營營役役,Pinky一直渴望一個悠長旅行,後來受到遊記《沙漠中傳來的鼓聲》啟發,她決定裸辭,花一個月遊歷夢寐以求的印度。

「書的作者是一名台灣女生,她筆下記載了印度美好的一面,亦有黑暗面。如初到埗時,因受到性騷擾而想立即離開。」記者聽罷面色一沉,Pinky繼續說得雀躍:「原來世上有些地方,不似平時帶團那麼簡單,頓時覺得好有挑戰性,想知道是否屬實。」親身踏足印度,她並沒有戲劇化的一見鍾情。「街道嘈雜、骯髒,一開始好厭惡,心理衝擊較任何一個國家都大。」直至旅途中發掘到印度的有趣事物,返港後驟覺念念不忘。「印度一國融合了很多種文化,隔段路就進入另一個宗教教區,像橫跨多國的小旅行。」

Pinky用十年時間,走遍印度三分之二的國土。Zenobia明明尚未動身,卻笑言憑着姊姊的照片和分享,彷彿已經對印度很熟悉。妹妹說話爽快,對談間隱約感受到昔日旅遊記者的影子。「入行兩年,某夜凌晨在辦公室處理稿件,忽然覺得人生不應這樣下去。」本只打算去法國讀一年書,期滿後又不捨離開,於是再報讀藝術管理項士。法國生活節奏慢,但語速急促的Zenobia,明顯是典型急性子的香港人。她回想當初新居入伙,申請家居上網竟等足三個月。「法國人會歸咎公司慢,他們自身與公司的關係好抽離。」一頓飯花兩小時是等閒事,催促被視為無禮。從前做傳媒,終日精神緊張,每天列寫長不見底的備忘錄,督促自己限時內完成。「跟法國比較會很沮喪,因為每日只能完成一件事。那不是我的錯,倒是整個社會的節奏,教我學會放慢。」

Pinky指印度人普遍對東方及外國女性好奇,但並無惡意,相處後還很友善。

Pinky自家設計水桶袋,再交由印度廠商刺繡,顏色繽紛。

Zenobia從法國代理不同服飾品牌,手工精細,圖中的藤籃是摩洛哥手織。

為姊姊物色的Tot Paris頭巾,設計恰好覆蓋手術遺下的疤痕。

Nach Bojioux的陶瓷動物飾物全人手製作,立體戒指包羅冷門動物。

Zenobia六年前辭去旅遊記者一職,旅居巴黎讀書。

 

分別搞網店 賣印度法國好物

一住便住上五年,Zenobia現時法文琅琅上口,更有個穩定交往的法國男友。「2012年夏天,我由巴黎前往普羅旺斯旅行,離家三個月,電力局竟收我800歐元電費,隨街氣呼呼的撥電投訴,身後的他以為我遺失證件,主動幫忙。」單聽相識情節已夠浪漫,但Zenobia不認為只是法男浪漫,反而認為浪漫是普遍法國人的民族性。「他們不追求物質,生活簡樸,拍拖活動主要是逛博物館和野餐。」妹妹在法國開設網店「Joyeuserie」,把自己喜歡的品牌帶到香港。創辦一年後,姊姊突發性發現腦瘤。手術前Pinky需剃掉部份頭髮,Zenobia得悉後四出物色大頂的頭飾,終在市集找到一系列髮帶,粗度剛好掩蓋姊姊開刀的位置。Tot Paris頭帶後來更成了網店數一數二的暢銷品。Pinky切除腦瘤後身體並無大礙,留家半年休養時百無聊賴,便替妹妹分擔寄貨工作,亦因受Zenobia影響,開始經營網店「印度士多」,乘機久不久回印度入貨,順便找個藉口再三遊印度。突如其來的疾病,讓Pinky更確切體會到要及時行樂。「本身自己好貪玩,不是儲錢買樓那種人,痊癒後更希望在能力許可下,把握現在,趁有呼吸,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籌備結婚時,Pinky二話不說提出去印度拍婚紗照。

印度Block Print工藝源遠流長,運用木塊雕刻圖案,蘸上天然植物染料印製圖騰。

因鍾情印度手工藝,Pinky搜羅了有齊簡單材料的DIY體驗盒。

facebook:印度士多、Joyeuserie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423/19997194 

撰文: 陳海利 

圖片: 伍慶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