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舟隊懸崖飛索 東龍島清垃圾

(文章來源:果籽)行山野餐,自己垃圾自己帶走是常識吧。近年一到秋冬,大東山、獅子山瞬間變旺角,登山人龍所到之處如變成迷你堆填區,露營、燒烤地點滿目瘡痍。大東山因芒草美景淪陷,攝影師Will Cho三年前已帶隊上山執垃圾。有龍舟隊去得更盡,不扒龍舟改到東龍島,懸吊飛索清理海洋垃圾。香港人欠缺公德心,惟有靠十幾腔熱血補救。

體驗,由此出發

東龍島海灣 發泡膠堆至半人高

去東龍島執垃圾其實不易,因垃圾積聚於小島東北邊陲一個臨海懸崖下,堆滿整個小海灣。facebook有圖有真相,數量太驚人,看得我忍不住要隨業餘龍舟隊「泛非龍」登島視察。隊員各有正職,大家要犧牲今個月的周末假期上島準備,帶頭的是龍舟隊教練胡梓康(阿康)。好奇他們如何發現這海灣,女隊員阿萱解釋:「有其他隊員聖誕節到這裏露營,意外發現後拍照分享,行動派的阿康立即號召大家周末出發。」

登岸後,走廿分鐘到達小海灣,原來地勢險要,要游繩而下。現場看垃圾海灣,感覺更加震撼,發泡膠堆至半個人高,漁具佔大多數,印有潮汕工廠字樣,應是隨水漂流擱淺的垃圾。隨意走一圈,還找到電視機、巨型鐵桶、大量木材、露營地蓆等。阿康指:「我們是執垃圾常客,對垃圾堆習以為常,但今次特別多。」懸崖下的垃圾難清,龍舟隊中有攀岩好手想到用飛索運送,集中後用飛索拉上懸崖,然後人手搬到碼頭用政府船隻送出市區。聽來簡單,但預計要花兩天才清理好附近幾個海灣。

飛索把垃圾拉上懸崖,然後用人手搬到碼頭,再用政府船隻送出市區。

龍舟隊有隊員是攀岩好手,想到用飛索運送垃圾節省人力和時間,使用飛索前,會先將垃圾集中綁好。

遊人把帳篷遺棄在山頭,好浪費。

露營熱點滿目瘡痍,好些營具還是新簇簇的。

 

潛水放生蝦蟹 撈垃圾上岸

扒龍舟跟清理垃圾風馬牛不相及,到底如何拉上關係?「我廿多年前已經開始執垃圾,以前喜歡潛水,有次與朋友坐船出海捉蝦摸蟹,發覺海底垃圾越來越多,忍無可忍將蝦蟹倒回大海,卻執了一大桶垃圾上岸。朋友竟不理解,罵我當晚是否打算吃垃圾。」阿康笑笑口回應,現在終於找到一班隊員陪他癲。為準備比賽,龍舟隊春夏秋季集訓頻繁,入冬後無比賽就透過行山、攀岩當訓練,有次行到城門水塘,見到颱風過後滿地垃圾,看不過去,打算隨便清清,誰知執拾兩小時仍一地狼藉。之後號召隊員幫手,十幾廿人執了半天都執不完,才覺事態嚴重,隊員阿邦回想:「場面好難忘,太多膠樽、膠袋,如果全部賣到錢,我已經發達。」至今泛非龍已發起廿多次清理垃圾活動,阿康指水塘見得最多的是快餐店包裝袋,最好笑是見過荃灣區議會活動banner。然而隊員感情雖好,犧牲假期執垃圾始終不是人人願意,阿康說隊員間曾有爭執:「有些隊員只想扒龍舟,冇理由跟大家儍儍地執拾垃圾,感覺好蝕底,於是離隊,而我只想讓自己好過點,執拾了會覺得安樂。」笑指仍肯留下來的隊員都很儍。

領隊胡梓康今個周末,將會再次到東龍島清理垃圾。

執拾垃圾後,龍舟隊會作出統計,收集數據。

阿邦本是土木工程化驗員,在清潔活動中負責跟政府部門交涉。

細心留意,東龍島沿岸都有不少垃圾,應該隨海流而來。

 

執完再次污糟 馬騮翻垃圾桶找吃

阿康除了帶領龍舟隊,偶爾還會率領其他組織及學生到城門水塘清理垃圾。「有次好深刻,我問一班學生知不知這些垃圾污染水塘食水,有兩個學生反駁說我們只是飲東江水,冇有怕。」我估學生這樣答是沒有溫書,非教科書問題。後來他向水務署查詢,原來城門水塘儲水供葵青、荃灣區居民飲用,「水務署叫我放心,強調香港濾水系統強勁。我說我不怕,我住北區飲東江水,水質更差。」龍舟隊隊員並非熱血環保人士,對話中發覺他們想法極清晰,都同意低頭執拾垃圾好消極,另一隊員阿邦搖頭說:「根本沒可能執得完,我們只想透過活動傳遞訊息。別以為丟到垃圾桶就冇事,有動物專翻垃圾吃二手飯,試過上午執完放入垃圾桶,下午又被馬騮翻出來。長此下去,下一代會否說馬騮不吃果實,而是吃人類二手飯?」地產商一話發展郊野公園,人人用鍵盤口誅筆伐,但現實可能是地產商未伸手,我們已在搞破壞。

馬騮會翻出垃圾桶的食物來吃,令城門水塘環境更髒亂。

漁具印有潮汕工廠字樣。

垃圾之多令人難以想像,除了大量木材、露營地蓆、電視機,還有這個生銹巨型鐵桶。

 

龍脊草叢石罅 膠樽鐵罐隱藏其中

拍攝香港星空成名的銀河小王子Will Cho,上星期在facebook號召網民一同去鶴咀執垃圾,幾小時就名額爆滿。我好奇為何大家如此踴躍?執垃圾,厭惡性工作喎。Will苦笑回應:「因為真的太多,你見到都會忍不住出手。」今年他有個早起計劃,每朝跑到不同山嶺直播日出,山野已成他第二個家。執垃圾不如說是為家大掃除。「我喜歡行山多過拍攝,真的喜歡山野風景,一件垃圾都不想見到。」訪問當日跟他上龍脊看日出,龍脊是香港五個無垃圾桶實驗郊區之一,郊野公園看似乾淨,其實暗藏垃圾。上山沿途沒垃圾蹤影,直至我們翻開草叢、留意石縫,才發現很多膠樽、鐵罐隱藏其中,連嬰兒口水圍巾及安全套都有,種類繁多。這是他第二次發起清垃圾運動,第一次獻了給最愛的大東山,自言熟悉得閉上眼都能走上山。「三年前大東山的芒草美景在網上廣傳,遊客爆棚,全條山路都是垃圾,都幾心痛,跟朋友執了好多垃圾下山,但杯水車薪,惟有上網召集幫手。」後來迴響頗大,有跑會及攝影團告訴他,他們上山會多帶垃圾袋協助清理。不過一年後,遊客增加,復再淪陷。

Will Cho上周號召網民往鶴咀海灣執垃圾。

 

堅持無痕旅遊 不用設垃圾桶

「我不時去外國行山,人家很多山頭都好乾淨,之前去澳洲步道,登山客多,我以為山谷、斜坡位置會有垃圾。探頭俯望,竟然沒有!當下好驚喜。走了好久才見到一張廢紙靜卧在地,好快已經有人執走。」遊人自律,只要遵守leave no trace(無痕旅遊)原則,其實不用垃圾桶。「日本更不用說,他們會從源頭去想如何減少垃圾,脫水米是好例子,有密封口方便你食完帶下山,毋須膠袋包裹。一沖水就可以吃,不用洗煲。」但講到對自然最大的破壞,大概不是垃圾,而是早前發表的大嶼山發展計劃,政府計劃於大東山建設觀景台、觀星用具,說要方便遊人上落,「不是要建電梯吧,大家愛到郊野,是因為它夠原始。行山就是要夠累,上到山頂看風景才覺爽,政府部門明不明?」梁特首大概會答:「知……」

垃圾種類繁多,連嬰兒口水圍巾也有。

上龍脊,沿途沒有垃圾蹤影,直至翻開草叢和留意石縫位,才發現很多膠樽、鐵罐隱藏其中。

 

大東山垃圾 包裝袋最多

漁護署公佈郊野公園年收約3,800噸垃圾,即大概是23艘天星小輪「輝星」的重量,垃圾之多實在驚人。環保組織「生態巴士」去年發起三次清理大東山運動,收集到以下數據。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122/19461324 

撰文: 臧諾 

圖片: 梁志永  潘志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