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貓民」全絕育 著名貓島走向終結

【旅遊籽:浪迹遊蹤】直子低聲呼喚着太郎的名字,恍如兒子回家時媽媽送上的親切問候,「吃飯了嗎?」太郎抬頭盯着直子看了好一會,然後熟練地跳上她的肩膀。牠是島上130隻貓咪之一,她是這裏剩下的10名居民之一。日本愛媛縣貓島的故事大家或許已有所聞,我們相隔3年再次登島,島民少了6個,貓與遊客依然眾多。去年底,島民一致決定為所有貓絕育,原來大家已計劃搬離孤島,不想遺下貓咪自生自滅,所以忍痛下決定。老人與貓共度最後時光,然後攜手將貓島帶進歷史。

10島民皆年老計劃遷離

要前往青島,需由大洲市長浜町的碼頭,乘一日兩班的渡輪前往。「給你一個心理準備,這裏經常無船的。」曾到島上的攝影師話音未落,正在走往碼頭的我們就看到「欠航」二字,在風和日麗的藍天下,只能猜想這船開不開純粹看心情。還好玻璃門上貼了一張小卡片,有漁民私營接送服務,我們就坐着小艇入島。熬了一小時航程,紙本直子婆婆蹣跚走出碼頭,一大堆貓早就在那兒守候,期待着遊客帶貓罐頭來給牠們。
整個島面積只得0.49公里,半個坪洲大小。民居基本上都在碼頭附近,另外就是候船室、神社、診所。據說1945年時,這裏曾經住了近900人,紙本直子說:「以前這裏有很多小朋友,每家每戶都有5、6個兄弟,像我先生家就是。」這裏本來是漁村,全年都可以捉到鯛魚、池魚等,村民會拿去長濱漁協販賣。「做漁夫好辛苦,要好早起身,天氣冷、熱都要工作。不過這裏的魚好新鮮,價錢也賣得好,以前的生活是不錯的。」
直子婆婆40多年前嫁到島上,當時還有過百島民,但因欠缺工作機會,人口不斷流失,原本的中小學也荒廢良久。今時今日只剩下10位居民,當中4人已80至90歲,其他的也60多歲,包括直子與她的丈夫。打魚的就剩他們倆,其餘的老人家都靠養老金過活。
傳聞早期為了防止老鼠咬爛魚網,居民引入貓隻幫忙驅鼠,隨着人口漸少,野貓越來越多,而且不受控地快速繁殖。「貓的話,大部份我也認得牠們的樣貌跟形態,特別是在我家附近的。朝早講早晨時,如果見不到,我就會去找牠們。」她開始自發地照顧島上貓隻,每日不是工作,就是到處餵貓。寒冷的時候,會幫牠們預備紙箱及暖包。2013年貓島因媒體報道而走紅,自此吸引許多遊客前來,也經常收到物資捐贈。
4年前,在市政府的建議下,與另外3位島民成立了青島貓守護協會。「他們說可透過網上、twitter招募貓糧,我是為了貓糧才設立的。」她笑說,名銜這回事對她沒意義,對她來說,照顧貓就如天職,「完全無覺得辛苦過,貓是我的朋友、家人。你不會因為天氣冷,而不理會你的家人吧?反而,我從牠們身上得到力量。」
可惜,這樣的小日子,正在倒數。
同事3年前來採訪時,政府人員已表達對野貓增長速度的憂慮。加上因為是孤島,島上的貓不少是近親繁殖,很多有天生殘疾或易染疾病,在島上走一圈,就可見一些盲眼及跛腳的。官員當時開始向居民介紹絕育計劃,但居民各有自己愛的貓,感情亦難以一下子割捨。終於到去年11月,全島居民投票通過,決定今年內為所有貓進行絕育手術。

老人與貓珍惜最後時光

「現在的情況是,80、90歲的人很快就會搬離這裏,只剩下4至5人在這裏住。供水、供電也會受影響,因為太少人用了。我們要考慮實際生活的問題。」現時整個島上的設施,就只有一間診所,一名護士星期一至五會在此駐守,醫生則一星期來一次。整個島都是老人,萬一有嚴重疾病或緊急事故,就怕遠水不能救近火。
「我也老了,快要70歲,總不能一直住在這裏。」直子的兒女住在松山市,她坦言搬出去是遲早的事。「如果我這樣就走了,留下這裏越來越多的貓兒,就很不負責任。我現在可以做的,就是讓牠們的數量不再增加。」忍痛做決定,原來也是為愛放手。
「我現在還健康,如果這一刻,你要我想像跟貓分開,真的會很不捨。但到某日,我連自己也照顧不了時,還可以怎麼照顧牠們?」不捨得,也要講再見。青島的老人與貓,珍惜一起共度的最後歲月,十多年後,大概就再也沒有貓島這個地方了。


青島的船經常停航,想進去只能坐漁船,但收費貴時間長。


傳聞早期島民為防止老鼠咬爛魚網,因而引入貓隻驅鼠。


「頭盔貓」是島上明星,黑色的毛髮就如套上頭盔一樣。


直子與丈夫是島上僅有的漁民。


近年許多遊客登島遊覽,但因部份遊客不守規矩,拍照或餵食時走進民居,市政府開始停止再對外宣傳。


島上診所星期一至五有護士駐守,醫生則一星期來一次。


隨着人口漸少,野貓越來越多,同時不受控地快速繁殖。

記者:甄俊宇
攝影:伍慶泉
編輯:彭錦文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80401/20347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