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米柏林酒店睡床 小住客借宿大人國

(文章來源:果籽)怎樣的城市,便有怎樣的酒店。以香港為例,酒店鬥海景、鬥位置,硬件規格絕對夠班,但沒有性格,講創意簡直是天方夜譚。點似得柏林,間間酒店都無厘正經,有大人國又有惡夢房,不是骨子裏散發着藝術家脾氣,就是音樂細胞爆棚,不怕你嫌悶,最怕你玩唔起。

體驗,由此出發

這間酒店每一道房門後面,都是一隻出奇蛋,新奇,驚喜。最出奇的是107號房,一關上門,儼如走進了大人國,那張加加加大碼睡床,就算姚明橫着睡也綽綽有餘,拉尺一度,兩米乘三米,勉強夠一隊籃球隊睡,床上cushion堆積如山,個個都有麻包袋大,多到可以砸死人。周圍的家具都比日常所見大一點,樓底不尋常地高,我開始懷疑是自己縮小了,還是房間變大了。 酒店的名字叫Arte Luise,表面上是間正經八百的普通酒店,平平無奇的外表背後,原來是誤打誤撞出一片天的故事。

九十年代初,柏林圍牆倒下後,一時間東柏林的房屋業權十分混亂,租金隨即插水,酒店主人Mike和朋友打算經營旅館,他們趁低價租下整幢房子,再把房間分租出去。初時房間佈置簡陋,又經常受火車噪音滋擾,唯一的賣點就是平,結果吸引了身無分文的藝術家進駐。他們住在樓上,地下的房間變成工作室,其中一人常有訪客來臨,他把天馬行空的工作室加以改動成客房,招呼過夜的客人,久而久之,人人也向他租用工作室讓親友留宿。Mike靈機一觸,請他為樓上的空房來個乾坤大挪移,「當時酒店收支尚未平衡,無能力一筆過找數,惟有把房租收益的一部份作為酬勞,另加每年七晚免費入住,可供親友使用。」其他人見狀,立即自動請纓,人人爭住發揮一技之長,翻天覆地改造每間客房,無獨有偶令酒店變成翻生藝術館。

Arte Luise Kunsthotel這建築物已有百多年歷史,曾經是醫院的辦公室,又充當過醫學院學生的宿舍。

在藝術界有Banana Sprayer之稱的Thomas Baumgärtel,將家喻戶曉的香蕉圖騰刻畫到其中一間客房內。

另一間房由德國著名塗鴉藝術家Kiddy Citny設計,房內牆壁也有他的作品。

 

暗角老伯陪瞓 半夜嚇鬼你

每間房都有各自的wow factor,有怪誕的,有驚嚇的,也有千奇百趣的,412號房算是正常,主題是公園Tiergarten,一室綠油油的牆紙,窗框是一幅畫,畫中久不久便出現奔馳列車;105號房就陰沉得多,四方八面畫上排山倒海的血紅書籍,牆角有位頂着幾本書的奇怪老伯,半夜去廁所肯定一額冷汗。酒店在1995年開業至今,翻新擴建過後,如今有52間客房,每隔三五年便改頭換貌,合作過的藝術家超過80位,多數來自柏林,Jörn Grothkopp是其中之一,我們在305號「列車」見面。

他的概念來自路經這裏的柏林鐵路S-Bahn,「六十年代起,圍牆被築起之後,這是唯一穿越東西柏林的火車,要離開東德就要靠它,很多沒有車票的人,都會在附近的天台跳上車頂乘機逃走。」如果時光倒流,房間正好目擊這經典一幕,所以他花了半年尋找舊車卡組件,幾經辛苦找到一個火車同好會的組織,向他們收購當年的木製長凳和車廂告示牌,將房間徹底變成一列車卡。他說酒店的經歷充份表現柏林的特性,最有創意的事情不是由上而來,而是靠下面的人去帶動改變,一切都靠自發而生。

酒店創辦人之一Mike,他說不是每間房也喜歡,但也會容許它們留低,因為客人和他的口味可以大相逕庭。

Jörn Grothkopp本身是個畫家,畫風夢幻得有點超現實,想不到他設計的房間,回應集體回憶之餘又如此貼地。

我稱之為「惡夢之客房」,極度壓迫和迴異的血紅空間,看看就好了,最好還是不要借宿一宵。

 

Arte Luise Kunsthotel

地址: Luisenstr.19,10117 Berlin,Germany

房價:每晚$298起

網址: http://www.luise-berlin.com/

音樂家樂園 樂器任用隨時錄歌

另一間酒店Nhow Berlin,雖然是一個由財團建立、上而下的例子,但對柏林的創意圈意義非凡。它是歐洲首間音樂主題酒店,屬於NH酒店集團新開拓的主題副線,首站是米蘭,主題是時裝;來到柏林,沒有比音樂更貼切的主題。如果柏林有兩條變色體,一條是藝術,另一條必定是音樂,酒店處於柏林的音樂心臟,旁邊是環球唱片和MTV電視台,附近的Kreuzberg和Friedrichshain有無數音樂場地和俱樂部,夜夜笙歌。酒店以音樂掛帥,當然不止在大堂播吓歌,頂層有兩間專業錄音室,由著名製作公司Laustark Music GmbH管理,歌手如Rea Garvey、Joy Denalane不時到來,錄音室更可與高級套房連接,直接在房裏錄音,酒店亦提供結他和電子琴的免費room service服務。

以香港的生意邏輯,以上種種不過是商業噱頭,錄音室肯定十室九空,結他和電子琴也注定封塵,但我們兩次闖入錄音室拍攝,都成為不速之客,公關總監說除了專業製作,亦有企業為員工舉辦工作坊,透過作曲增進團隊感情,就連一成不變的企業活動也有如此創意,佩服佩服。酒店全天候浸淫在五線譜上,每星期四至六都有唱片騎師打碟,每個月來一次大規模的拉闊之夜,並特設職位統籌音樂工作,擔任統籌的Dominik以前在錄音室充當助手,現在為酒店開拓音樂企劃,間中又落場夾band演出,他說音樂是柏林的命根,「你可以在柏林找到很多與生活風格、設計相關的地方,但真正能夠連結起所有人的,一定是音樂。」

頂層兩間專業錄音室交由製作公司管理,確保用得其所,不會淪為假大空的商業噱頭。

全酒店上下所有音樂相關事宜由Dominik一手包辦,他不時亦會落場表演彈結他。

酒店為所有客房提供結他和電子琴room service,費用全免。

室內設計由工業設計巨匠Karim Rashid負責,象徵聲浪的波紋隨處可見。

 

Nhow Berlin

地址: Stralauer Allee3,10245 Berlin

房價:每晚$1,438起

網址: http://www.nhow-hotels.com/berlin/en/hotel

 

另類酒店多籮籮

在柏林,創意無窮的酒店豈止得兩間?Propeller Island City Lodge極盡稀奇古怪,有酷刑房、棺材房和萬花筒一樣的鏡房;Hüttenpalast把露營車改裝成一間間劏房,讓偽山系人士體驗一下露營滋味;Scube Parks是公園內的獨立小木屋,比別墅簡樸,但比曹公潭別致;Ostel專門賣弄東德情懷,房間佈置像電影《花樣年華》,應該是不少懷舊文青的那杯茶。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沒有直航到柏林,可坐俄羅斯航空、卡塔爾航空、阿提哈德航空轉機到柏林,

來回票價$4,836起(已連稅),查詢:http://www.zuji.com.hk

匯率:1歐元約兌8.43港元,文中價錢已折算成港元

鳴謝:ZUJI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106/19439763 

撰文: 陶思敏 

圖片: 梁志永 

延伸閱讀